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酒后的麻烦
酒后的麻烦

(一)酒后的激情
我叫郭大路,今年二十七岁,目前在一家网络公司任职,同事们都喜欢叫我路大,意思是很大的路,这和我本身名字的意思差不多,所以我就接受了,其实我觉得这的路大名字真的很好听,所以每一次他们叫我路大的时候我会很开心。
可是今天我却不开心,甚至有点难过和失落。
一个人不开心的原因有很多种譬如说,在和一个自己特別想的人的时候还沒进去就洩了的时候。任梦中情人怎么火辣的挑逗也立不起来的时候,边吃东西边走路一下子踩到狗屎的时候,等等!
不过这些跟我沒关系,我不开心是因为我失恋了!
失恋其实沒什么好说的,全世界每天,每小时,每分钟,每秒中都会有人失恋,而我也只是这个世界当中一个很小很小的粒子,说不定也不是,总之是很小,小到了在月亮上用肉眼看不见。
失恋的真的沒什么好说的,可我就要说,我就说的理由是因为我很不开心。
一个人不开心的时候会幹什么,別人我不知道,但是我要发洩,因为我不开心。
开心与不开心只是一个字的差別,但却是来年感种孑然不同的心态,尤其是当你置身于一个灯红酒绿,音乐震塌天的地方,你就会更加觉得开心和不开心的区別。
其实也沒什么区別了,沒错!我现在就是在一个叫「黑色心情」的酒吧!
酒吧不大,人却不少。男男女女的N多人,在一个巴张大的地方随着音乐扭来扭去的。这就是这个世界,白天是文明的产物,夜晚却依旧是一群善男信女们放纵的天堂!
酒真的是个好东西,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本难受的像是把身体掏空了一样的感觉,此时此刻在喝了不到三瓶之后什么感觉也沒了!
我以前并不是这样的一个人,当然现在也不是,今天特別。
其实我还有一个名字,同事们都叫我郭老实!
至于这个名字就不和大家说了,也沒时间说了。因为我发现了个女人!
女人有什么好希奇的,全世界有几十亿人,女人至少佔了三分之一,我说的这个女人也沒什么特別的,只不过是在她被头髮遮住了脸的前方已经放了不下二十几个酒瓶!好一副颓废而又伤感的样子!
这是我第一次见一个女人喝这么多的酒,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其实除了男人,女人一样可以喝这么酒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拉,就是想过去和那个女人喝上一杯酒,也许是同病相连的原因吧!今夜我们都是失意的人。我觉得喝一杯也是很正常的!
于是我走了过去,不,是摇摇晃晃的走了去过去,因为在我的那张桌子上也已经放了不下二十个酒瓶。
意外就在这发生了。
当我刚走过去拍了她一下的时候,她却莫名其妙的,很是突然的给了我一耳光,虽然并不怎么的疼,但我还是愣了一下,喝在肚子,脑子里边的酒在那个耳光的一瞬间有点醒了,我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错事。
原来一个女人在喝多了酒之后是会打人的,当然其实我以前是不怎么喝酒的,今天特別!
我转过身来,摇摇晃晃的就要走,却是又被一双手给拉住了,也不知道那来的劲,一下子把我拉的坐在了她的身边,不,应该是靠在了她的身边。
恍惚之间我听到了迷迷煳煳的三个字,来,喝酒!声音有点颤抖,有点含煳不清,但是却忍不的有点好听。
虽然我喝的已经是一塌煳涂了,但是耳朵里边就是觉得好听,可能是因为我和她发出的声音一样吧!
嘟嘟囔囔的!什么都听不清楚。
也不知道又喝了多少,也不知道又喝了多久,对了后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支手给拉着摇摇欲坠的进了那个众人随着音乐身体狂扭的地方。
我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人给抱的紧紧的,凭感觉应该是个女人的身体,因为她很柔软,柔软到了好像沒有骨头一样!
我感觉这样被抱着很是舒服,便也就抱住了她。
如果这是个女人的话,那么这将是我长到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抱除了母亲以外的女人!
而我的那双手似乎像是得到了什么命令一样,开始在那个人,不,是那个女人的身体上游走,沒多久便摸到了一个很湿很湿的小洞洞,还流了不少的水。
她的身体随着我的抚摸而不停的颤抖!
我从来沒有感觉到这样的感觉,真的好舒服。于是我便把手指头往里边放了放。
痛!一阵舌头的痛,把我的懵懂的思绪给活生生的拉回了现实,此时我才知道原来我和她的舌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连在缠在了一起。
被咬了之后的痛让我的处在混乱中的思绪马上变的有点清醒起来,可是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咬了,难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接吻也就是亲嘴的时候,女人是不是都要咬男人一口,才是真正的接吻啊!
我不知道,好了三年的对象,也只是和她拉了拉手。当然这是我做人的失败,以后会改进的,回到话题。
我的舌头被她咬了之后,我觉得是自己吃亏了,于是我便也回咬了她一口。
结果两只舌头便有缠在了一起,而且很是疯狂的缠在了一起,那种从沒有过的很舒服的感觉随着舌头的纠缠,身体的纠缠越来越舒服!
我感觉自己的下面,那个乖乖在那沉睡了二十七年的东西一下子睡醒了,并且爆发了,顶的里边的那条微不足到的内裤很是难受,我想把裤子脱了,可是又怕着凉了!那样又得开医生去吃药。
在说手也不在我在,我的一只手一直她身体上的那个洞洞吸引着,我反覆不断的在那摸索,在摸索,还是摸索。
另一只手紧紧的楼着她的身体,她好像很怕冷的样子,凭命的往我的怀里边钻,好像要和我容为一体一样!
残留的一点点理智告诉我,绝对不能在这个地方呆了,我觉得我和她是不是应该找个地方大家好好的切磋一下,到底是谁的亲嘴的功夫。
对咱是男子汗怎么能被一个弱女子给先咬了,这口气怎么也得找个地方好好的出出了。
想到这的时候我想到我的那个狗窝,虽然说他是狗窝但他毕竟也是住我的地方!我不能这样的说自己,那觉得不会是狗窝,绝对是猪窝!
于是我几乎是抱起她,因为她整个人几乎就是在我的身上吊的了,摇摇晃晃的出了门,随手拦了个车,凭着脑子里边的记忆说了我那猪窝的地址。
我的窝在四层了,这种平明住的地方是绝对沒有电梯的,刚摇摆着进了楼道,我两的嘴就又贴在了一起,舌头也迫不及待的缠在了一起。
我心里边有点郁闷,这么黑的楼道她是怎么知道我嘴巴的地方。不过也想不了那么多了,我们进了我的那个不知道什么的窝。
身体的纠缠让我走不了路,两个人只好跌在了地上,继续纠缠起来。衣服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早就沒了,两具**裸的身体纠缠在了一起。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她给压在了身下,觉得有点不甘心,就一翻身把她的压在了身体只下,开始凭命的亲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从上而下,挺拔的双峰,平滑的肚皮,直到最后竟是一些毛毛的小草,我觉得不可思意,原来一个女人的下边也会长和我一样的毛毛。
这个发现让我的大脑有点特別的兴奋,于是一转脑袋便亲了上去,味道不知道为什么竟是有点咸,却是感觉很好。
于是便卖力的亲起来,那女子的身体也随着我亲的速度越来越颤抖,嘴里边也开始忍不住轻轻的哼起来。
咦咦啊啊!也不知道在叫什么了。
突然我感觉到自己的下边一热,竟是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咬住了,但是却不是那种狠狠的咬,只是来回不停的出出进进。好不舒服!
我觉得先前舒服的总和加起来在乘以十都沒这么的舒服。刚被来回的套弄了几下,我就觉得自己的下边尤其是那个棍子一阵莫名其妙的颤抖,好像喷出了什么东西。
而那个女人的身体下边的那个小洞洞也随着我那个棍子的喷射发喷了。流出了许多不知道什么东西,粘乎乎的弄了我一脸!
终于倒在了对方的身体之上,沉沉的睡去了!
(二)激情后的麻烦
酒原来真的是个好东西,一夜下来什么感觉都沒了!先前的那种痛呀,失落呀什么的通通都沒了!以前杂就沒发现了!
赤裸的两个人还在一起绞缠着。
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一个女人的身体,她的背靠着我的胸。
撇开她的脸蛋不说,(主要是还沒看见她的脸蛋了)她的身材确实诱人!
我还在想了这谁家的姑娘了,怎么在我这了,在我这也就算了,居然还浑身上下**裸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了?我可是一个老实的人啊!你不能这样欺负老实的人。
在转身之时,我的思绪一下子清醒了,妈妈的这是我的家,这个女人是我带回来的?
眼前的情景扎实的吓了我一跳!
要命的是本来沒反应的下边的那根棍子,居然在我的思绪一恢復的那一瞬间,一下子变的杀气腾腾地大了起来,而且不要脸的正好不当不正地抵在了那个女子屁股的地方。
看来我错了,我的脸一下子因为眼睛看到了这样火辣的情景而变的火烫火烫的!给点柴火的话估计都能点着了!
沒理会还在痛的脑袋,也顾不得那个还在发火的棍子,迅速的离开那女人的身边。
怎么办,这样的情景给小惠(我的女友,也就是昨天分手的女友)看到了怎么办!刚想到这的时候,嘴上边马上就苦笑了一下,我居然都忘了我俩都分手的事了。
到底怎么办了,在我正要想着解决问题办法的时候,却听的从房间里边传来了一声,比杀猪还高的尖叫声,下一秒便是很悲壮的哭泣声!
在听到那声尖叫的同时,大脑很是盡职的给我发过来两个字「完了」。
我的心有点害怕,究竟该怎么办了,我像是失了魂一样走出了浴室的门。
在看见了我的时候,那女的又是尖叫了一声,同时我也愣住了。
该怎么去形容我看到的那张脸,顿时我觉得自己的思绪在看到那张脸的时候一下子短路了。
却是见眼前的这位女子长髮披肩,眼睛有点像某位演格格而红的明星.鼻子有点小,却是努力的向上翘,嘴就更不用说拉,一个薄一个厚,看的你是真想咬上一口,身材就更不用说了,想了半天脑袋里边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她站着的时候比躺着的时候更诱人,尤其是沒穿衣服的时候。
我还在想,可是眼前的这位美女姐姐已经不给机会了,在我还沒反应过来的时候,脸部的疼痛已经告诉我,我重招了,而且还不轻了。
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了,脑袋里边混乱的厉害,怎么也想不起己对眼前的这位姐姐到底做过了什么。唯一知道的就是刚才她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曾不小心用下边的那根棍子轻轻的碰过她的屁股。但我不是有心的。
但是从她对我仇恨来看,我知道我做了一件很对不起她的事情。
一阵乱七八糟的全身攻击,让我突然记起自己的全身还是光着的,看那个女子的时候,下边的那根棍又是很不争气的起立了!原来她的全身也是光着的。
也就是说光着屁股的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暂时忘记了一切。
她盯着我下边的那根棍子,眼珠子一动不动的,我不敢看她的,我觉得这样不公平,但是她的眼神告诉我,我要遭殃了。
我想跑,但是却不知道往那跑了,下边被她的眼神给死死的锁住了,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神告诉我,我下边的那根棍子是完蛋了。
这要是让俺妈知道的话,估计早就噼死我了,毕竟俺也是郭家的九代单传了。
我知道逃不了了,就装出一副特別伟大而又慷慨的样子道,「来吧!沒了他就当掉了块疤,无所谓的!」
沒想到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那女子竟是哭了,我可以不怕天,不怕地,但是这女人的哭我却是真的怕了。
记得和小惠好的时候,只要是她想做的事情,倘若我不答应的话,就绝对要哭上一场,所以就弄的我落下了这样的一个毛病。
回到话题。
我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幹什么了!看着雪白雪白的肌肤某些地方就有冲动,我觉得应该先让她把衣服穿上,免得落个亵渎她的罪名。
想到这的时候就道「那个,姐姐你先把衣服穿上,咱们在说怎么办好吗?」
听我这么一说,她的脸蛋悠的一下又红了,不过却是非常的好看,我有点见到了天使的感觉,不过真的沒见过**的天使。
「你流氓!」她破口骂道。
「嗯!」我点头应了声。
「你禽兽!」
「嗯!」
「你畜生!」
「嗯!」
「你不是人!」
「嗯!」
说到这的时候又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又害怕了。
却是见她边穿衣服边哭,一句话也不在说,我的脑子里边想着到底该怎么办了?眼睛一边却是看着那女子穿衣服。、本来我是不想看的,免得在落个畜生的罪名。可是某些地方的冲动驱使着我的眼睛,她实在是太诱人了!我不得不承认。
还在我发愣的当中她一把推开了我,跌跌撞撞的跑上走了!
留我一个人还在那发愣了,心里边的一声音问道「这就完了?」
刚一想完,另一个声音马上骂道「你真是个畜生!」
(三)又是她
有人说忘记一个人比喜欢一个人更难!
这句话一点也不假。尤其是当你们山盟海誓,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叽叽歪歪的好了三年甚至更久之后你就会明白!
其实我是不想在来这个叫「黑色心情」的酒吧的!但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了,就又来了,我只是想藉着酒的力量把那份失恋后黯然的惆怅给从心里边赶出去。至于地方在那真的无所谓,结果就来这了。
好像是注定的吧!
扫视了一下全场,庆幸的是她不在,奇怪我为什么要说她了,难道我来这就是为了要碰到她吗?
我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一个声音悄悄地告诉我,我失恋了,来这是来买醉的。至于昨天晚上的那个女生只是一个意外。
对,只是一个意外,我喃喃地道了句。
也不知道喝了多久了,却是见眼前的酒瓶越放越多,我有点奇怪自己那个不大的肚子竟能装的下这么多的酒,难道我就是传说中的酒圣!
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嘟囔的道了句,叫你丫的在瞎想!
清醒了许多,音乐放的震耳欲聋,那个巴掌大舞池里边N多人不要命的在那里边晃来晃去的,晃的我眼都花了!
据说一个人眼花的时候总是能看见许多自己不想看见的东西,或人!
沒错,我看见了,还是昨天的那张桌子上,还是昨天的那个女人,眼前还是那么多的酒瓶,我以为我看花眼了,就死劲的揉了揉,直到泪都出来,在看时还是第一次看到的情景。
一个声音告诉我应该过去,另一个声音却是极力的阻止。
我火了,我的身体我能控制不了,于是我便站起来摇摇晃晃,跌跌撞撞的走了过去,推了她一把。
意外又发生了!
同样的人,同样的地点,同样的环境,同样的心情,不同的只是时间。
我的脸在拍了她的肩膀一下之后,迅速的被打了一巴掌!
同样的意外!
我的尊严被沒有因为这一巴掌而变的强大起来。捂着并不怎么疼的脸,意识也清醒了不少,脑袋还是晕晕乎乎的,不过已经好多了。
「你,你好!」傻乎乎的我,因为舌头不听话的在说出这句傻乎乎的话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挣扎着起来坐在了她的身边还是同样的话,「来,喝!」
原本漂亮的脸蛋,却因为喝了不少的酒被扭曲的有点痛苦的表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在在一瞬间我竟有点心疼眼前这个喝我毫无关系的女子。
我不是情圣,却因用情太深而被深深的伤害了。
小惠和我分手的场面,又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那是一个风合日利的日子,画面中的两人却都是拉着一张脸,一张显得很痛苦的脸。另一张的脸虽然也是拉着的,可是要仔细看的话,绝对能从那张脸上看到一丝丝因为兴奋过度而表现出不正常的红晕。拉脸的是我。痛苦的也是我!
却是听的那个女的轻启朱唇淡淡地道了句,「大路,咱们分手吧!」
我觉得很不公平,甚至因为不公平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为什么了?难道我不够爱你吗?」
却是听的那个女的道「不,不是。」
「那是为什么了?」
「你很好,甚至是太好了,但是我觉得咱两在一起不合适,我不想耽误了你,毕竟你都二十七了!分手吧,你会找到比我好的,不,是比我好上一百倍的!」不带任何表情语气的话。
我觉得自己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脏因为明显的符合不够,被生生的划出了一道口子。
我二十七怎么拉,我就不明白,当初好的时候你怎么不嫌我年龄大了,为什么所有的女人在分手的时候说的永远都只是这句话:你太好了,我觉得咱两在一起不合适。
纯粹的扯淡,大脑的混乱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全身也因为过分的激动而颤抖起来。
人们常说气到极点的话,便不在气了,于是我笑了,其实我是想选择哭的,只不过失望到了极点的心情让我丝毫的也哭不出来!我知道这都是自尊心在作怪了。
我想对她说,你这个借口一点水平都沒有,但是看着她那张熟悉的脸,却是死活也说不出来,我恨自己的懦弱!沒能够跪在地上抱着她的大腿,眼泪成行,鼻涕拉到下巴,哭着喊着求她不要离开我。
我因该那样做的,要不也就不会让他在说完再见之后便迫不及待的离开了,留下一个傻瓜的我在那一滴两滴的数着自己的眼泪。
回到话题!
那女人的一巴掌,让我晕玄的脑袋暂时清醒了过来,我决定不在喝了,我知道在喝的话,昨天晚上的**戏又要上演了!
结了帐,不理会放开我之类的话,几乎是抱着她出了酒吧!
我又犯难了,我不知道这女的家在那了,这让我着实有点犯难!总不能把她在带回我的窝去吧!
真要是这样的话,估计明天早上我又得被暴打了!我不想变成猪头,任人宰割,所以我翻了她的包包。
万幸的是我找到了她的地址。
真累了,身体因为把她弄回了家之后变的异常的疲惫,喝了酒之后什么都有,就是沒劲。在把她弄上床上之后,我的脑袋却是因为身体的疲惫而变的又迷煳起来!
本来就喝了不少的酒,在加上这一路的使劲,我觉得自己快散架了,此时此刻只想找个枕头好好的睡上一觉了,晕玄之间下意识把我带着也爬上了她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