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初夜性故事之旅情
初夜性故事之旅情

我一向都是暗中喜欢依莉,而我也知道依莉是喜欢我的。但是我们都沒有机会表示出来。有些人是相逢恨晚,我们却可能是相识太早。
依莉是我的妻子的好朋友,当我与我的妻子恋爱的时候,依莉还是个未成年少女,我结婚了两年她才成熟起来,而且忽然成熟,又成熟到出落得如花似玉。这种情形是很多的。她小时对我很依恋,把我当是男性中的偶像,开始大了仍有很深印象,情窦初开时,我就是她第一个想到的男人。但那时我已经成为了有妇之夫,她就不能表示什么,我则虽然有时有所表示,却难採取什么追求的行动的。
有些女人,会渐渐淡忘这些情意,有些女人却是不会。依莉就是不会的。
我不知道其他男人怎样,我则是以自己为例,认为男人是有两个心的。我并不是对我的妻子有了厌倦,但我又是一直对依莉有情。事实上我对许多其他美丽的女人都感兴趣。
我以为我很难有机会得到依莉,但是世事的变化是很奇妙的,命运的安排实在难测。
那一次,我在T市遇到了依莉。
我是为了公幹而到T市去,一踏入酒店门口就看见了依莉,她也走向我,我们双手握住,几乎像是有电流在手上传过似的。
依莉是在旅行社做事的,她一向喜欢旅行,这时做了旅行社的带队。她就是带了旅行团来,下塌在这间酒店。
我还想不到什么话说时,她就说:「你碰到我算是幸运了,有我免费陪你!」
「但是——」我说,「你有空吗?」
她说:「你是刚刚从外面回来的,你不知道天气是怎样的吗?」
对了,外面是正在横风暴雨,旅行团是来观光的,这样的天气,甚么地方都不能去,困在酒店。
于是依莉就陪着我。其实她也并不是因此就完全空闲,不过她可以把工作交给同事代办。她以我的女秘书的身份出现,陪着我去谈生意。
晚间,我们回到酒店。我送她回房,在房门口,她挨在我的怀中。她从来未这样做过,似乎她身在外地,又沒有那么多顾虑了。
她说:「你不给我一个晚安之吻吗?」
我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一吻,随即就把她抱紧。她立即推开我,不过她又并不是拒绝我,她祇是说:「不要呀,我还沒有洗澡!」
我心里非常兴奋。她说还未洗澡,意思就是身子不干净,还不好与我亲近。她并不是说不要与我亲近。
我在她的耳边低声说:「我迟一些再过来找你?」
她娇婉地低声说:「你先回去,我迟一些过来找你!」
她轻轻推我走。她这样说,又并不是沒有道理的。我来时她还沒有准备好,那就不大方便了。
男人洗澡是通常都比女人快得多的,因此我等她过来就也是方便得多了。
我回到房中匆匆洗过一个澡,等她过来,心中却一面是忑忐而紧张。也许她改变主意不来呢?在这些事情上,男人甚少会改变主意,女人却是常常改变主意的。
不过她并沒有改变主意,她终于过来了。她轻轻敲门,我开门,她就飘然进来。她真的是飘进来似的,因为她是穿着湖水蓝的轻纱睡袍,双层,又似透明的又似不透明,很难猜得出她在那下面究竟穿了多少衣服。
我关好了门便把她抱住。她轻推我道:「不要那么急,我们先谈谈!」
我还是把她抱过去放在床上。
酒店在这个情形之下,对我来说真是一个可爱的地方。沒有他人干涉,而此地也沒有熟人认识我们,一进门就是睡房。
我仍是轻抱着她,轻吻起她来。我用不着对她甜言蜜语,她一定知道我是想念她的,而她当然也是一样,否则她就不会过来。
她说:「我来了,不是阻碍了你的风流机会了?」
我说:「有你在这里,有什么是更好的呢?」
她说:「你是不是每一次来都找女人?」
这里是以女人着名的城市,女人便宜而美丽,服务又好,男人到这里来而不找女人,几乎是被人目为傻瓜的。
我不出声,祇是吻她的颈子。
她咭咭笑起来道:「不要?你还沒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是导游!」我说,「你是当然明白的。」我不愿意否认,我是一个男人,我来这里是有的,而这里的人又是乐于介绍。今天祇是因为我把依莉带在身边他们才不提这件事,他们自然以为依莉已经是我的了。
依莉说:「你不怕骯髒吗?回去传染了给你的老婆怎办呢?」
「我用避孕套,」我说,「我不会冒这个险。但是你呢?我知道你还沒有男朋友,原来你也是在外面风流?」
「不是,」她委屈地说,「你看错了,祇是碰到了你,我才会这样做!」
她挨在我的肩上,又幽幽地说:「是很奇怪,人在外面,心境就不同了。在家时不会去做的事情现在也会做。不过,我又不知道有沒有胆量真正地做!」
「你的意思是我有妻子吗?」我说,「但是这个对你来讲又有什么大分別呢?以前和你好过的男人,也是沒有娶你呀!」
她说:「以前我并沒有跟什么男人好过!」
我非常讶异,难以置信地看着她,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还是……」
她幽幽地说:「我可能跟谁做呢?我的意思是,喜欢跟我做的男人当然是很多的,但是我喜欢的男人——我不能够想像除了你之外可以跟另一个男人——不可能,你也不要问我为什么?」
我又紧紧地拥着她。我说:「我一直都是在想念你,不过我却仍是另有別的女人!」
她却很瞭解这个。她说:「我听说男人都是这样的了。他们不同,沒有什么损失!不过,这一次,你就用不着再用避孕套了,我是干净的!」
这的确是更美妙之点。因为隔着一重胶袋,在感觉上是不大满意的,其他的地方都是皮肉贴着皮肉,偏偏这个部份就不是,而液体也是不能交流。
我疯狂地吻起她来,她也闭上了眼睛承受,我吻她的全身,从头到脚。依莉的身体,严格来讲又不是一流美丽,她并不是那种特別惹人喜欢的嫩白型,也不是很滑,但她是依莉,而她也有着其他女人沒有的弹性。也许处女的肌肉的弹性是特强的。
与她在一起,情调也是大不相同。叫回来的女人,总是进入溶室洗一个澡就光着身子出来,身上祇围着一条毛巾。
从沒有什么睡衣,现在依莉却是穿着睡袍。
我也用不着急急为她脱下睡袍。
我吻到了她的脚之后就不能再向下了,便沿着腿子再吻上去。而这与吻下来之时却是大有不同的。吻下来的时候有那睡袍阻隔着,吻上去时我就把睡袍的脚掀起,而贴着肉吻上去。
我其实以前也沒有机会真正看过她的身体,而现在我就发觉原来她是接近肥胖的,祇是畧畧太肥一点,也许是应该称为丰满。她的腿就是很丰满。我一面吻就一面把睡袍掀向上,我可以看到她是有穿着一条薄薄的白色三角衭的,但是她却把腿子紧合着。缺乏经验使她难为情而不好意思把腿子张开。我可以闻到那女性特有的气味。心理作用使我觉得在她的身上是特別好闻的。
我继续吻上去,已经可以看到她在上身是沒有戴胸围的,她并不反对我把睡袍掀上去,不过我的咀唇一到达她的肚脐的时候,她就整个缩了起来,亦忍不住格格笑。她说:「不能够这样呀,不可以这里!」
我继续吻上去,到了她的胸部。颜色很深,面积也很大,是笋状的,并沒有明显的尖端。女人有许多种不同的类型,这就是一个类型。
她并不反对我吻在这里,而且显得非常之享受。此时我就进一步提议她把睡袍脱去,她亦不反对。事实上这样拉起来也是不大方便,拉起来的祇是前幅,后幅是压在她的身下的。
我跟着又替她把三角衭也脱去了。既然已经脱了那个,亦不在乎这个了。
我认识了她很久,却从沒有机会见过她的身体。现在我才是第一次看清楚。她上下都是那么丰富,腋下有如黑色的森林。上面是见过了,夏天有时穿无袖的衣服可以看到。我记得有一次她还问我好不好把腋毛脱掉,因为她认为这样黑茸茸的,很是难看。我则告诉她不要紧,我认为这很性感。她显然相信我的意见,就沒有脱掉。现在她在我的面前露出来亦是不会觉得害羞了,因为她知道我是觉得性感的。
但是当我把手放上去时,她又推开我的手说:「等一等,不要这样急。你呢?」
她的意思就要平等,她身上已经沒有衣服了,我还有,就是不平等。这件事,我也是乐于与她看齐的。我不慌不忙脱下来了。
她一直看着我。
我已经进入非常兴奋的状态,阳具硬如铁棍,不过她看了也不害怕,她是一个已经成熟的女人,虽然还未经歷过,也应该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再接近她,她还好奇地伸手轻抚我,轻轻拿住我的阳具,细细把玩,好奇地验看这件她从未见过的器官。这情形,与我买来的女人,真是分別太大了,阳具她们见得太多了,怎么还会有心情验看?而且买回来的女人,要企图去取悦她也是多馀的事情。她们多数不会有那种心情,最好是快些完事。而且她们反应起来,你亦很难肯定究竟是真是假。
我轻轻抚摸她的乳头,她不能自制地发抖起来;一触她的要处,她就立即有强烈的反应,而那是一定是真的,我啣住他的乳头,轻轻吸入,一面舌头在那顶上轻揩,她抖得更害,身子扭动起来,喉咙间发出梦呓似的声音。我再吸另一只乳头,同时手指把弄另一只,她扭动中也张开了大腿,下意识地表示,两腿之间也需要接触,我把摸乳的右手分出去摸她的阴户,分开丰茂的阴毛摸到阴户口,那里已经很黏湿,阴液开始向下滴。买回来的女人,就从未有过如此,她们大多数都是相当之干的,也许是因为做得太多了。
我的手指在阴户上轻摸轻揩,她扭动得更厉害,有时合起来夹着我的手指,那是因为她的阴户需要更进一步的磨擦。我祇是一只手指,就可以使她的反应有如疯狂。这对我的男性自尊心是非常有帮助的。我可以肯定我能使一个女人享受。
我以前祇是得到过一个处女,就是我的妻子。起初的时候我是毛手毛脚,弄得她很不舒服,虽然她并不反感,不过后来讲起,她就说假如如何如何就更好。那是她有了经验之后才想起来的,当时她也不懂,不能提议。现在,我就可以把这些提议用在依莉的身上了。
我可以感觉到依莉那一点阴核开始膨胀起来,而且也更加黏湿,她亦开始喘气。她的反应不同,强烈得多。我一面吸吮着一只乳头,食指磨擦她的阴核,力度恰可,不太重也不太轻。她的阴核开始硬了,嘴巴随着我的手的节拍发出「阿阿」的声音。
跟着她剧烈地抖颤了一下,「呀」的一声叫起来,便达到了一次高潮。这也是买回来的女人所沒有的,她们决不会让你摸阴核达到高潮,也不会要高潮。
她这时就把我缠得紧紧的,就像生怕我会逃掉似的,我想就好姿势也不容易。不过这一方面我却是经验丰的,抱得紧不要紧,祇要能够磙动就行。磙了几磙,我就已经就好了姿势,我已经伏在她的中间,也用两膝把她的大腿撑开了。
我的阳具已经有如大柱,就抵住了阴道口。
不同的人,阴户高低又是有不同的,还未合作过,又看不见,就不容易对得准。不过由于她是够湿滑的,那就困难少得多了,滑着滑着,便自然可以到达目的地。根本上人天生就是可以这样滑进去的。
我果然就这样滑中了。
她「噢」的一声,插进去了,我感到非常之紧,于是我就把动作放慢,缓进起来。但是缓进却又似乎无效,就是不能顺利地完全插进。我要成功,就非要狠心一些,冲一冲不可。
我低声问她:「痛不痛?」
「不痛,」依莉如痴如醉地说,「很舒服呀!」
于是我就勐的一挺。她又「噢」了一声,整个人震了一震,但是她又并不辛苦。而且前路也不是那么困难了。原来她的结构也是特殊的,祇是口头处是紧的,一过了口头,就不是那么紧了。很容易就滑到了盡头。中途似乎沒有遇到什么障碍,亦未感觉到冲破了什么。当然这也并不是等于说她并不是第一次。她是不需要骗我的,祇是她的反应不同,而每一个女人的反应都是不盡相同的。她就是这样。
这时她也狂热地扭动和呻吟起来,这就使我知道她并不辛苦,也用不着那么小心翼翼了。
我开始冲刺,由快而慢。我可以感觉到她并不是那么紧,祇是弹性丰富,而因为分泌越来越多,动作也是越来越容易了。
依莉虽然缺乏经验,却是有本能的反应。她盡她之所能迎合我,我可以感觉到她一次又一次达到高潮。
她的声音也显示她这个人是別具一格的,譬如她现在很豪放地大声呻吟,有时又说我插得很深,很强劲,并不是「太」,祇是「很」。想不到她平时颇含羞,在祇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却是会如此豪放。
她这样反应也令我销魂,不容易把自己禁制住。心理上的因素也是会有很大影响的。不过我也是一个健将,我早已练就了忍功,所以我仍能忍得住,直至我已经兴盡了,才不再控制自己。
我射精时她又是有强烈的反应,而且亦有颇特殊的评语。她说我是要把她射死了。多数女人感觉不到这个的,她却感觉得到。她也是真特別的。
我在她的身上事毕了,便整个软下来,动也不想动了。男人就是这样的。而在这个时候,最难过的一关就是假如女方急着起身。假如是出卖的女人,她的工作已完,就当然是急着起身去洗了,那是最扫兴的事,因为男人总是希望能够给温软包藏着,直至自然地慢慢脱出。事实上女人亦是喜欢这样的——假如对方是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买回来的女人有些服务态度好,也会假意停着,「浸」一阵。服务不大好的女人,则是会急急把你推开起身去洗。
依莉不是买回来的,所以依莉就不是什么务服态度,而我亦不需要在这个方面担心了。我在她的身上等到自然萎缩而退出了之后才与她分开来。
她说:「我有令你服舒吗?」
「很舒服——」我咬着牙,总觉得三个字仍然是不足以代表我的感觉的。我心里很希望立即再与她做,一二再再而三地做,但是目前我又沒有这个能力。
她蜷缩在我的怀中。这也是并非买回来的女人的好处。买回来的女人在事毕之后就会匆匆忙忙想走,当然,假如你多给一些钱,有些会陪你过夜,但是彼此沒有感情,也不放心,大家都不舒服,可必多此一举呢?除非是那种一夜可以多次的男人。我又不是不可以一夜多次,但我并不认为我值得在一个买回来的女人这样拼命。依莉则是不同,我很高兴她留在我的身边。
依莉也并不是很多话,她祇是依恋在我的身边,与我一起睡了一阵。
她并沒有去洗,她对我是不见外的,她就沒有去洗的需要了。
后来,我们睡醒一觉,她坐了起来看着我。她说:「你是不是又想要?」
她是因为看到我正在处于兴奋状态,与我先前的萎缩不同了。其实男人睡着及睡醒时多是如此的,是因为松弛之故,而流进来的血液较多,便充血了。
不过我对着她是的确又想要的。
这是心理上的想要,对着她,总是多多都觉得不够的。
我又伸手到她的身上,轻轻抚着,不过我也是有所顾忌的,我说:「你会不会受不住呢?你已经……刚才……你不辛苦吗?」
她低头看看,虽然那是看不出来的,尤其是她,假如她自己都感觉不出来,看就更看不出来了。我看当然是更加看不出来的。
她轻轻一摸,说:「我也以为我应该会是辛苦的,不过我又并不觉得辛苦。真奇怪,你是那么大!」
她的手又好奇地伸过来检视。她现在是大胆得多了。当然,最后一关都已经渡过了,就不会如何害羞了。她说:「刚才还很髒,现在又不是了。」不错,刚才是很黏湿的,但是现在则是已经干了。这种事情也是很奇怪的,黏湿的时候像是很髒,但是干了之后就变成一片片而跌落下来了。跌下来了之后就沒有那么湿了,于是看来便像是干净得多。在湿的时候,感觉上则是很髒的。」
我告诉她这个道理。她说:「我又还是很湿!」
我笑起来,告诉她这件事情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道理。她不是在外面,那当然是很难干的。而且她自己亦有分泌,她的分泌也是正在陆续出来,还是润湿着的。
她的手这样动着,我很快又再进入了兴奋状态了。
我仍然坐在那里欣赏着她。她坐了起来,又有不同的美态了。我在此之前是还沒有看过的。她一直都是躺着的——我是指她在脱了衣服之后。
终于,我忍不住了,又再把她按倒。
这一次我把她的腿提起来,搭在我的肩上。
她娇羞地说:「你这是怎么搅的?」
我说:「我要看得清楚些!」
我就正是这样,要看着自己征服,而这个角度是可以看到的。
我这时也可以看到略有一些红色。原来她也是有些血流出来的,不过很少。
这个角度,她也是会感到很难堪,不过她却是仍然受得住,而她亦是有相当强烈的反应。更加强烈了,我是很慢的,她却反应非常强烈,那就是因为这个角度是很紧逼的。
祇是几下,她就已经到达了一个很高峰。
她就像要哭起来似的。那神态和那声音,真是令人魂销。不过她虽然不反对,我还是不想太催残她,所以很快,我又把她的腿子放回下来。
她呻吟着说:「你……要弄死我?现在你……才肯放过我!」
我祇是动,一面轻吻她。后来她说:「我……我又不是不舒服……不过,还有多久呢?」
「很快!」我说。
我明白她的反应。虽然这也是享受,但是享受的次数太多,那亦是不好的,宁可不要。这也是等于我差不多。我现在也祇是勉强而为的吧了,根本我自己也是不需要那么多的,祇是又捨不得,此时因为我的精液库存根本就已经是空虚了,所以反而不是那么容易控制。不是说想忍而忍不住,而是想忍不住也办不到。我还是再努力了一阵,才能够射出来。
这之后,我就长嘆一声,好像就此死去了似的。
我很快就睡着了,虽然我是想再跟她谈一阵的。我却实在撑不开眼皮。我希望她能原谅我,男人的反应是这样的,女方往往不了解,因此而会生气。不过她也沒有怪我,因为我已睡一阵醒过来的时候,她亦是睡着了。
我还要等了一阵,等她醒过来。
我们又谈了一阵,互诉相思之苦,但又不是谈一切,有些问题我们都是避而不谈。
后来我们又睡了。她就睡在我的房中。这就是旅行在外的好处,在家住的城市,我就很难做到与她一起过一夜,而且以后第二天早上还可以一起出去。
第二天我又是与她一起出去应酬。
我却是身子很软。昨夜太疯狂,精力不易支持,我也祇好死撑着,我有许多约会排着,都是要解决生意上的问题,我是不能够不去的。
晚间我还是很早就回来。吃完了晚饭之后我们就回来了。
天还是在下雨,她的旅行团仍然被困,她就更放心了。她把衣服拿到我的房间来,我们一起洗了一个澡,然后又一起上床。
这时我的体力又恢復了,我又可以行事。不过这一次我就不再那么疯狂,而是从容不逼了。
我也不要两次,祇是一次。
事后,我就对她提出不能不提的问题,那就是避孕的问题了。
她娇羞地说:「这个倒不必担心,我的月经,这两天就要来了!」
我这就放心得多了。依莉这个人做事,有时虽然是任性一些,但是她却绝不鲁莽,原来她也是心中有数的。这样下一次,她就自然会採取预防措施,也不必我去操心了。
她忽然又说:「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