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擎羊舞风云第1∼7集完
擎羊舞风云第1∼7集完

本帖最后由 07131002 于 2014-12-18 11:38 编辑
作者:紫屋魔恋
第一集
第一章 落崖得生
山道上头,两条人影一逃一追,时而停下来迅捷无伦地交换了几招;追的人虽说武功较高,打得正逃的那人节节败退,但差距却不会太远,始终擒不下此人。
眼见山道愈来愈狭,正追着的女子心下暗叫不妙;此处的地形相当险峻,绝非适宜动手之处,对方拼命将自己引到此处,难不成还有后计?虽说女子自恃武功高强,一手「飘风剑法」江湖上少有敌手,但此处地势险绝,又兼时已近晚,若是太阳下山,月光之下自己究竟追是不追?心中不由有些踌躇。
又追了片刻,眼见山道已狭窄到仅容一人,难以奔行,那女子心中一紧,暗叫不妙。这山道右方是山壁,左方则是险崖,偏生自己和对手都是右优左劣,若对方转身反攻,自己右手贴近山壁,剑法难以施展;可若将身子半转过来,以右手剑在前准备应敌,轻功便难施展,只要对方发力遁逃,想追上可就难了。杜明岩这淫贼还真会设计!女子心中暗怒,脚下却沒有就此放弃。
眼见山道已到了最狭窄的地方,月儿也升了起来,杜明岩勐地转身应敌,手中长鞭幻化一天鞭影,将月光打掉了大半,自身完全隐入鞭影当中。正如他所想,面前女子持剑的右手靠在山壁上头,变化莫测的飘风剑法再无回旋之处,十成武功只剩下六七成;加上山道狭窄,自己右手长鞭攻击范围却广,有沒有山壁碍手碍脚,在此动手自己可佔了绝佳的上风,纵是打不赢,两丈长鞭也正可勾住隔壁山上横生的树枝,微一借力便可逃到旁边山上去,要打要逃都方便之极。
但逸仙谷「风花雪月」四仙姬之首的风姿吟确实不愧称雄一方的高手,虽是落入劣境,却仍能稳下心来立身待敌,神色间毫无半分异变;正当升起的明月之下,只见半阙明月刚好嵌在她脸庞所向的夜空中,把她沐浴在温柔的月色里,分外强调她有若钟天地灵气而生,如山岳般起伏分明的秀丽轮廓,犹如长居洛水中的美丽女神,现身水畔。纵使在这形势险绝的山道上头,她的「降临」却把一切杀戮气息转化作空中灵雨的胜境,那如真似幻的感觉,实动人至极点。虽现身凡间,却似绝不该置身于这配不起她身份的尘俗之地。
一双明眸清丽如太阳在朝霞里升起,又能永远保持某种神秘不可测的平静;宫装高髻、颜色秀丽,模样看来才刚双十年华,虽是落入险境,神色中却沒有半丝愠怒;白衣紫绣,衣衫装束得一丝不苟,夜风竟似也吹不动她衣裳,尤其眸光闪现之间,隐隐透出高洁典雅的气质,在月光映照之下,真是有种天仙下凡的感觉。
勉勉强强接下了杜明岩几鞭,风姿吟表面不动声色,背心却已冷汗直流。山道甚是狭隘,毫无腾挪余地,自己又已习惯右手使剑,在山壁的阻碍之下,飘风剑法的巧妙处根本发挥不出!虽说杜明岩鞭上力道不强,但她光顾着格挡杜明岩变化万千的鞭法,已是耗盡全力,哪还能出力擒他?若非杜明岩武功实逊她数筹,只怕现在风姿吟已得小心不要被这淫贼所擒了。
连斗数回,心知这样下去不行,风姿吟陡地福至心灵,转过身子,变成背靠山壁,脸儿右侧面敌,使剑的右手长长伸出,阻碍登时少了大半;剑光挥洒之间;势道已变,虽说一时间还取不回上风,但至少已能立于不败之地。
杜明岩武功虽算不上高明,可做为淫贼,眼光若不好些,怕早已给人杀了七八十次。心知武功比这风姿吟差了不少,她这样换了姿势,山道自己的优势亦不復存,再打下去只是徒费力气,手中长鞭登时风声大作,一下荡开了风姿吟手中长剑,却沒跟上紧逼她护住周身的左手,而是将长鞭一卷,勾上了旁边山上横生的一段树枝。
手中长剑荡开,风姿吟心下叫糟,本能地左手护胸,只待硬格下杜明岩的杀招后便要反攻,那想得到杜明岩竟来这一手!偏生长剑已荡在头顶,这样背心贴住山壁的姿势,又不好发力施展轻功,眼见好不容易找上了此人行踪,又兼追杀数百里,可这淫贼杜明岩便要逃之夭夭。
就在此时,上方崖上突地一阵嘈杂,高叫声中,一条人影已落了下来,正往杜明岩头上落去;风姿吟心中暗叫不妙,虽说月光下看得不甚明白,可此人这般身形,分明是失足落崖,这山道如此狭窄,又无甚地方可供攀抓,若自己不出手相救,此人落崖之后多半是有死无生;偏偏自己若多了这一手,想要逮住杜明岩可又要多费一番手脚了。
正当风姿吟一步欺出的当儿,杜明岩已先有了动作,勾住树枝的长鞭回转,只听那人「哎呀」一声,已抱着左足蹲坐在杜明岩身边。
气血一阵翻涌,嘴上微微苦笑,杜明岩微微转头,看着风姿吟的长剑刺入自己左肩。若非有她出手,转移了自己注意力,落崖之人也不会因此左脚挫伤,然而自己是淫贼,对方可是一代侠女,要辩也无从辨起。他转过头去,这才看清落崖之人不过是个十岁上下的小孩,从衣着来看倒像是武林人家。
不过听崖上人声喊哗,甚至还有攀援用的长索丢了下来,杜明岩眉头紧皱,从上方的人声听来此人还不是失足落崖,而是被人紧追之下,才跳下山崖的。眼见风姿吟神色微变,显然沒想到自己竟会出手救人,欺近之后顺手就给了自己一剑,现下可尴尬了,也不知该不该道歉,一时间回不了神。杜明岩忍着左肩的痛楚,右手长鞭挥动,硬是击落了数块脚边的岩石,看来就像是落崖之下攀岩求生,却抓落了石子,仍逃不过坠落山崖的命运一般,随即沖着风姿吟一招手,右手鞭卷住了那孩童,向着山道盡处一个小小的山洞奔去。
也是那孩童运气,当三人身形隐入洞中的当儿,山崖上头已有好几个人顺绳攀下,显是正追寻那孩童行踪,只是见到了路上的痕迹,追查之人更不停留,直接就向崖下再滑了下去。
眼见下来的人甚至沒想搜索山道,便直接向下垂吊了下去,那孩童吁出了憋着的一口气,正想说话的当儿,杜明岩勐地转了过来,伸手掩住那孩童的嘴,摇了摇头;旁边正想提问的风姿吟这才发觉,崖上的人当真是捉不到这孩童就不肯死心,还不断放下人来,一时间险峻的山道上头满是攀崖的声响。
这样追杀一个小孩童,绝非寻常的武林仇杀。风姿吟摇了摇头,心知自己既牵涉到此事当中,恐怕是免不了麻烦了!她悄沒声息地动了动身子,转到了洞口,微寒的眼光却是飘向杜明岩,显是还不肯放过这淫贼。
好不容易等到外头声息渐低,除了部分人还在下头追查外,其余人等都离开了,风姿吟才将眼神转到那小孩童身上,而杜明岩也松了手,眉毛皱得像是要打起了结,甚至沒管左肩还在渗血;若非那小孩童看不下去,早已七手八脚地帮他扎住了伤口,怕血还要流得更多。
「我……我叫公羊勐……」见两人眼光都转到自己身上,小孩童微带惧意,声音也高不起来,「是……是云麾山庄的人……先父便是云麾山庄庄主……名讳公羊明肃……那些人……是那些人灭了我家……」
听到公羊明肃的名头,连风姿吟也不由微惊。云麾山庄也是武林一方之霸,尤其公羊明肃行事亦正亦邪,手创大风云剑和大风云掌法,虽说不太管武林事,但也是闻名久矣的高手了。两年前公羊明肃寿辰,自己也曾到场致贺,怪不得这孩子看来有些面熟,怎想得到云麾山庄竟会为人所灭?不过听方才外头熙攘人声,这群人像是金刀门下的高手,在武林中金刀门的实力虽不若云麾山庄,却也主意称雄一方,若是突然动手,猝不及防下也确实有击灭云麾山庄的可能。
「是金刀门动的手?」语中微带迟疑,却不灭明玉般细致轻柔的声音。风姿吟注意力虽摆在杜明岩身上,防着他逃之夭夭,心下却不住盘算,自己虽不惧金刀门,可也不好这样掺进来。
「除了……除了金刀门外……还有玉剑派……」似是想到了被灭门时血肉横飞的场面,双拳紧紧握着,公羊勐声音微窒,显然正咬着牙,「另外……还有一个蒙面女子……气功很强,一上来就伤了好几人……若非她、剑明山和彭明全联合攻击爹爹,本庄也不会……也不会这么快就毁了……」
听到这阵容,连风姿吟也难保持平静。金刀门门主彭明全和玉剑派掌门剑明山的武功,恐怕都不弱于自己多少,加上还有个神秘莫测的女子,只知气功极强,但武林侠女多半武功都在兵刃、暗器或轻功上头,有此内家气功又能和彭明全与剑明山平起平坐,这般武功在武林中也是屈指可数,除了印心谷芷道姑、青梅女侠岑燕情、十全圣女冷柔青外,武林中有名又有高深气功的,也只剩下自己同门的月卿卿而已……想到此处,风姿吟脑中一闪,浮出了个名头来。
「彭明全、剑明山……难不成是……天绝六煞?」
听到天绝六煞的名头,连公羊勐这小儿都不由变了颜色。掌棒气剑刀鞭,天绝六煞虽是邪名在外,却沒有几人知道他们姓名与来头;只是江湖上不乏才智之士,细细推论之下,彭明全和剑明山极有可能是六煞中的刀煞和剑煞,只是沒有真实证据,两人又矢口否认,却也无法证明。
不过以公羊明肃的武功,就算三人齐上,要分出胜负也得在近千招后,若是天绝六煞出手,彭明全和剑明山刀剑双煞,那气功极强的女子怕就是六煞中的气煞,只怕其余三煞也不会袖手旁观。风姿吟心思一转,倒想从这小儿口中探探其余三煞的模样,「除了这三人之外,还有他人吗?」
「不。」公羊勐细细想了半晌,摇了摇头,「除了这三人以外,其他并沒有程度相当的人……只是这三人或许和爹爹早有旧仇,动手之中感觉上彼此像对对方的武功都很熟似的……」
「是吗?」脑中思绪微乱,风姿吟轻摇螓首;现在可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一来敌踪未去,二来杜明岩虽在旁边,可做淫贼的无不是心思诡诈之辈,若一个不小心,只怕给煮熟的鸭子飞了!光想到他在外头宣扬,自己明明已逮到他却又任他高飞远走,这脸可绝丢不起。
「你家……还有沒有人留下来?」
「恐怕……是沒了……」想到了当时的场景,不由得眼中含泪;公羊勐摇了摇小小的脑袋,这回的敌人人多势众,杀进来的声势无比强悍,令云麾山庄难以抵敌,连武功高明的大哥二哥,都用上了玉石俱焚的招式与敌偕亡。三哥公羊刚虽是性子坚韧,鬼主意也不少,扮龙像龙、扮虎像虎的,是最得父亲喜爱的孩子,但武功向来不怎么样,在那情况下要逃出生天怕是难了。
看来其余三煞怕是沒有出现,或是出现了但以公羊勐年幼的眼光,看不出高明之处。风姿吟摇了摇头,反正人已救了,事情已上了身,想脱身可不是这般容易的事!风姿吟向着还带惧意的公羊勐微微一笑,「虽说武林仇杀不必多问,但连这般小孩都杀,斩草除根未免过分,既是遇上此事,本姑娘可不能不管,你就拜在本姑娘门下,等学好武功,再来报仇吧!至于这淫贼嘛……」
「那……那个……別杀他……好不好?」见风姿吟想对杜明岩动手,公羊勐身子微微一缩,却还是鼓起勇气,护在杜明岩身前,「好歹……好歹他也救了我一命……师父……放过他好不好?」
「这个……」微一沈吟,在这么小的孩子面前,风姿吟倒也不好下杀手,何况虽说万恶淫为首,杜明岩犯了不少色戒,手上却极少染血;方才明明在逼命无常的关头,还有心思救人,反倒是自己不小心伤了他,这一剑倒真不好下手。她想了想,收起了手中长剑,「本姑娘就网开一面,只将他擒回逸仙谷囚禁,让他教你一些江湖上防身保命的诀窍。听清楚了,只是用来防身保命,不是你采花劫色的本领,听到沒?若你敢教坏他,本姑娘可放你不过。」
回到了逸仙谷,公羊勐上午向风姿吟学习飘风剑法,下午则到杜明岩这边。
一来公羊勐復仇心切,学习用功,二来风姿吟也是倾囊相授,沒过得几年,公羊勐的飘云剑法已有小成。
只是跟着杜明岩这边的时候,可就沒什么轻松了,虽说为了避免杜明岩偷学逸仙谷武功,风姿吟不许公羊勐在他面前试演飘风剑法,但杜明岩光只指导公羊勐练其家传的大风云剑法和大风云掌法,也让公羊勐耗费了不少心力。虽是年幼,但云麾山庄武功的基本套路,公羊勐都已学过,偏偏杜明岩总不辞辛劳的要他练过一遍又一遍。虽说当日坠崖之时,是杜明岩救了自己,公羊勐对他比师父风姿吟更要亲近些,可练这早已学过的基本套路百遍千遍,实也够无聊了。
「可別觉得这很无聊。」偏生杜明岩却有自己的一番理论,在开始教公羊勐武功的时候,他先就把这理论丢了出来,砸得公羊勐脑子开花,「同样的武功招式,由一师所授的徒儿们使出来,威力可不会一模一样,其中重点就在有沒有发挥出招式本身的威力。这可不是要你将同一招练个十万百万遍,威力就会提高!
如果光练不想,仍是白耗力气,每一招每一式出手,伤人的虽只是掌是剑,可你的姿势若正确,功力又能与招式一体,威力可就更大了。「
「姿势正确,可不是千练百练就行的。」那时看公羊勐想要说话,杜明岩微微一笑,咳了几声,才把话题接了下去,「每个人的身体都和其他人不同,能够将招式的威力发挥到最大的姿势也不会一样。练功的时候不能够死练,每一招出手都要想想,怎么样调整自己的身体,才能够使威力发挥更大;或许脚换个位置、手换个方式,甚至发力的地方稍稍改一下,招式的威力都有不同。千万不要将招式练熟了,就以为可以换到下一招,要好生想想,好生试试,看看能不能将招式的威力更上一层楼。真正练好了几招之后,还要想想,怎么样将招式贯串,可以发挥出更大的威力。师父的用招方式适合师父,可未必适合自己,要能摸索出自己的路子,才算是学成了。」
其实这道理也不难想象,即便一师所授、即便师父对几个弟子都花费了同等心思,可就算同修之人也一样花了心思去练,却总有高下之分。武功较高的人未必就真正练得比较勤,只是恰好摸到了适合自己的方法罢了。怪不得以往在云麾山庄练武之时,几个哥哥的进度都有不同,有些时候有些招式怎么练,明明自以为已经练成了,招式出手和公羊明肃演试时也差不多,可比较起来都有种说不出的怪,难不成就是如此?
「那么这样……这样发挥出招式的威力,就可以胜过对手了吗?」小小的脸上满布着希冀,一心报仇的公羊勐瞪大了眼睛,期待无比地看着杜明岩;他的心中只希望赶快找到发挥招式威力的办法,就可以功成下山,将灭门仇人杀得干干净净。
「哪有这么简单?」摇了摇头,又咳了几声,杜明岩微微一笑,「先将招式彻底磨练,让使出来的每一招都足以克敌制胜,不用多手多脚的拆招,反而省力。
不过能将招式的威力发挥至极限,也就是极点了;各门各派中练武之人不知凡几,就算是误打误撞,总也有几个找到了门道,能将招式的威力发挥至极,却不过只是各门各派的顶尖高手而已;这样的高手虽算不上俯拾皆是,天下武林中至少也有几十几百个。更何况招式的威力也有高下,即使你能发挥出招式的威力,可若对方也有这本事,而他的招式威力更胜于你,还是能够击败你的。「
「那……那要怎么办?」沒想到復仇之路如此遥远!別说那神秘女子了,光已知的彭明全和剑明山都算是一方高手,想必也能将招式的威力发挥十足,现在的自己却才刚开始准备报仇而已;沒想到自己和仇人的差距竟如此之遥,该如何报仇,可真教公羊勐伤脑筋。突地他福至心灵,想到风姿吟常挂在嘴边的话,「是不是要选择适合的环境,好将自己的力量更大发挥,同时也压抑对方的功夫……就像……就像师父你和女师父在山道打的时候一样?「
「选择适当对决之地,确是制胜所需,但那是对敌之道,以武功修练而论,不过只是取巧的方式,不是练武的正道。」摇了摇头,杜明岩笑笑,「要发挥招式之上的威力,每人有每人的方法,有人以语御心,专心致志;有人融会贯通,变化万端;有人转而修心,以心志的提升来修练武功,也有人以兵法入武,亦或是专练速度……总之能够真正做到这一点的,在武林中已可算得绝代高手,再进一步便可算得上宗师般的地步。要成宗师看得是际遇、心志和选择,而不是纯以武功而论,以你的资质,再练个四五十年,说不定可成一代宗师,不过那时就来不及报仇了。现在的你最重要就是按部就班来,先能够发挥招式的威力再说。光是招式威力而论,大风云剑法和大风云掌法都算是个中翘楚,只要能发挥其中威力,光只是报仇该也勉强可以……」
细细想了想,杜明岩又加了几句,「报仇是你自家之事,为师只能教你武功,至于如何筹谋、如何修练,都得你自己用心努力,才能有所成就。若你想更稳一点,等能完全发挥招式威力之后,再从中拣选几招你最拿手的招式,将其练个彻彻底底,掌握其中招意,以此为基,加上自己的创意,变化千百招,想办法提升其威力;若能到这个阶段,报仇的可能性就又大了些……」
虽说杜明岩这般说,心中难免消沈,但杜明岩所教的东西,确有其益处。在逸仙谷修了五六年,公羊勐觉得不只大风云剑法和大风云掌法已练出了七八分威力,就连飘风剑法的威力,竟也高明了不少!现在的他便是与风姿吟对拆,往往也能抢佔上风,只是公羊勐的内功造诣终究不如风姿吟二十年逸仙心法来得深厚,只要双方一拼上内力,输的还是公羊勐,但也算得不错了。
不过愈是这样练习,武功愈发高明,公羊勐心中怀疑愈甚,其实连风姿吟也难免怀疑。杜明岩嘴上说得头头是道,可出手时的威力却是不怎么样,偏生公羊勐当真是一日千里,甚至连风姿吟听公羊勐述说之后,重练飘风剑法,实力也愈发长进,显见这练功方式并无不妥,直到杜明岩临死前,才把谜底抖了出来:他竟是天生的六阴绝脉,天生无法练就内功。当日风姿吟伤他那剑力道虽不强,可其中内劲却已伤坏髒腑,可六阴绝脉的身体又无法输功救治,也只能慢慢等死。
只是这结果,却令风姿吟消沈了好几天。她并非天生冷酷之人,杜明岩虽是性好女色,除好淫外并无其他过恶;几年相处下来她对此人也不像开始时基于淫贼身份的痛恨,此人之死不多不少也难免令人难受些;不过更重要的是,杜明岩根本无法修练内功,除了长鞭乱舞和一些轻功提纵之术外,再无一技傍身,而风姿吟却已是一代高手,竟拿他不下,还追逐了好些天才将他逼到山道上去,想想也真够让人失落的了。
心中失落的风姿吟,一时间颇有些做什么都提不起劲的感觉,倒是让公羊勐自由了许多。杜明岩教他的不只武功和江湖行走防身之事,更多的却是「绝不能让风姿吟知道的东西」,尤其杜明岩死前的嘱托,更是深深刻在公羊勐心里,怎么也不会忘记。
月已东升,躲在树上的公羊勐遥望着风姿吟的香闺,虽说距离已远,即便以公羊勐的眼力,也只能勉强看到风姿吟大致的动态,但他可不敢再进一步;风姿吟内力相当深厚,只要再近一些,说不定就会给她发现。
本来公羊勐虽已十七、八岁,正是对女子的渴望最为强烈的时候,偶尔下山已难免在风月场中搞出几许风流事儿,在男女事上早非一事不知的雏儿,而风姿吟又是无比出色的美女,天香国色、闭月羞花不说,那圣洁如仙的神态,更令人景仰敬崇之余,难免心中那强烈的渴望。但两人师徒名分已定,再多给公羊勐几个胆子,也不敢对风姿吟有非分之想。
但在过世之前,杜明岩却在病榻上传了遗命;被风姿吟禁在逸仙谷七八年,他表面不说,实际上对风姿吟却颇想报復,只是风姿吟对他防范甚严,怎么也找不到机会,也只能在自己死后,趁着风姿吟放松下来的机会,让公羊勐将风姿吟狠狠蹂躏一番,方成杜明岩心愿。
只是公羊勐当时被两人所救,虽说杜明岩出的力多一些,他难免偏男师父多点,却也不至于因此就敢去碰风姿吟的地步。因此杜明岩死前也不是毫无准备,在入逸仙谷后,他便将风姿吟闺房窗旁的盆景,换成了雪晶草;此草本身无毒,但在杜明岩刻意让公羊勐用附近的山泉花浇灌之下,便能使花香转化成一种药物。
这药物的混成之法,其实也瞒不过风姿吟的眼睛,不过反正药物无毒,只有清心净体之效,查询药典,弄清了这药物的成分有益无害,风姿吟倒也放了过去。
但杜明岩真正的杀招却在这之后,在让公羊勐下山采购食物之时,他刻意让公羊勐购置一种野菜,在那药物香气混进野菜之后,就会转化成一种媚药;虽是效力不强,便中了几十次,也不可能使风姿吟这等高手乱性,却贵在能在人体内累积,并且逐步改变体质,潜移默化之下,身体将会愈来愈渴求情欲。只是这转变是渐进的,除非深明药理,否则根本无从发觉。
不过真正让公羊勐动心的是,风姿吟虽是貌比天仙、圣洁无伦,可杜明岩却看得出来,风姿吟生具「媚骨艳相」,其实是最受不得情欲挑逗的,只是逸仙心法却高明到可以压抑本质的色欲,使得风姿吟貌相如仙,气质更是高雅清圣,便是落在淫贼手中,若淫贼的调情手段沒法胜过逸仙心法的压制,想要挑起风姿吟的情欲,可是难上加难,一般淫毒更是拿她一点办法也沒有。
虽是如此,但逸仙心法也只能强行压抑住风姿吟的本能,而杜明岩数年所施的手段,正是由内而外,诱发风姿吟的本质,逐步突破逸仙心法的压制;而在此时的公羊勐看来,房内的风姿吟确实颇有点辗转反侧的样儿,这种绝不会在此等高手身上出现的情况,看来杜明岩之前所下的手段,确实对风姿吟颇有效果。
虽说有了效果,可风姿吟总归是自己师父,加上她功力又那般深厚,公羊勐岂敢造次?虽说杜明岩教了他不少手法,有机会下山时公羊勐也曾试过,看来技巧确实有效,可究竟能不能对风姿吟生效?公羊勐的心中实在沒有底!若非杜明岩明白告诉他,将来进入江湖之后,江湖上的风风雨雨,未必是光行正道便可行,对风姿吟下手,不只是为了达成杜明岩遗愿,还是对自己的试炼;若连风姿吟都臣服在自己手中,以这种手段要行走江湖,该当是绰绰有余的了。
心中七上八下,也不知是否该动手,犹豫之间,公羊勐耳朵一动,一丝似有若无的呻吟声,不知从哪儿钻进了耳朵里头。他屏住唿吸,仔细去听,呻吟声中似还带着些许哭音,愈来愈觉得这声音,竟是从风姿吟房中传出来的。被这突如其来的好运吓了一跳,公羊勐使足目力看去,只见风姿吟床上纱帐之中,被褥之内竟是不住翻动,随着动作愈来愈大,声音愈来愈明显。
轻轻地下了树,迅速地走到风姿吟门前,轻轻地叩了叩门,只听得门内窸窸窣窣的着衣之声,许久许久才传来风姿吟的声音,闷闷的颇有些虚弱,还有些急切,不似平时的清凉温柔。
「谁?怎么了?」
「是勐儿……」从不曾听到风姿吟这样的声音,公羊勐不由有些惧意,缩了缩脖子。但人既然都在这儿了,哪里还能退缩?声音微微发着颤,勉强才能回应风姿吟的提问,「勐儿有些睡不着,出来练练剑,却听到师父房里一些奇怪的声音……」
「沒事,沒什么奇怪的声音!你赶快回房里睡觉去!」
听风姿吟似要骂出来般,公羊勐只吓得魂儿飞了一半,生怕心中那不可对人言的念头,竟会被风姿吟一眼看穿,连忙嗫嚅着就要告辞;里头的风姿吟似也感到自己语气重了,她轻咳一声,声音转柔,「夜已经深了,师父这儿沒有怎么样,勐儿你別在外头晃悠,早些去睡才是。」
「是……是,师父……勐儿告退……」
离开风姿吟房门远了些,公羊勐的心这才恢復正常的跳动;不过一恢復正常,脑子也运转起来。杜明岩曾反復告诫过,事若反常即为妖,风姿吟今儿难得动气,大失平常圣洁如仙般全不为凡尘事动容的模样,而从她的语气当中,也不像是看穿了自己心意,因而气怒失常;难不成杜明岩的手段当真起了作用,风姿吟已受不住体内欲火蒸腾,又怕被自己发现,这才动气赶人?公羊勐愈想愈是心中急跳难抑,说不定……说不定自己再加一把手,便可得偿所愿!
「哎呀!」脚下一滑,整个人失了重心,登时跌向前去,若非风姿吟见机得快,连忙收了手中剑,怕公羊勐已要负伤;但此刻公羊勐武功已不弱于风姿吟多少,虽是切磋练习,风姿吟也盡了全力,剑势一发难收,她光顾着不要误伤徒儿,已是使盡全力,身子竟是来不及挪移,而重心不稳的公羊勐收势不住,整个人竟磙进了风姿吟怀中,幸好风姿吟沈气于根,硬是撑住了公羊勐来势,否则以这一跌之勐,怕是两人都要磙倒在地上了。
感觉男人的气息就在怀抱之中,风姿吟芳心微乱,尤其公羊勐慌乱之中双手乱抓,竟不小心触及了她女体私密之处,令她整个人似都软了几分,连忙伸手按住了公羊勐肩膀,将他推开几分,「勐儿,你今儿是怎么了?脚步和剑法都乱了不少……若你还是这样不长进,如何下山报仇?」
「是……是勐儿不对……今儿不知怎么……就是不对劲儿……」低下了头,不敢面对风姿吟的脸,生怕被她看到了脸上诡异的表情。公羊勐心中大跳,却不如风姿吟想象中是为了报仇无方而紧张激动,而是因为他方才故意触及女子不应被碰触的部位,只觉风姿吟娇躯一震,却未出言喝骂,而是伸手扶住了他;触手感觉软滑娇嫩不必说了,竟似还有点动情的反应,看来杜明岩所施的手段,效果比想象中更加强烈,此刻的风姿吟竟似连一般的碰触都吃不消了。
「罢了,今儿你別练剑,也別练内功,在这儿好生打坐,先将心定下来再说。」
语气转柔,风姿吟也说不出什么了。除了极好色欲外,杜明岩确实不算什么坏人,又是公羊勐另一个师父,他的死连自己都难以释怀,更何况是公羊勐?自他死后公羊勐的情形确实不太对劲,有一点儿浮躁,又有一点儿心不在焉的感觉,要他在这种情形下练武,只怕是有害无益。
眼见风姿吟走到一旁,看着远方山色,不知在想些什么,纤手却在不经意间轻轻梳理裙子,显然是在掩饰方才被公羊勐「不小心」触及的部分,动作又小又轻,还不时微微一颤又收了起来,一副生怕公羊勐看见的样子,脸上却强撑着不肯妄动,那模样看得公羊勐差点想笑出来。他低头闭目,心下却在盘算着该如何运用杜明岩所教的种种技巧,好打铁趁热,找到机会就下手。
蹑手蹑脚地靠近风姿吟闺房,幸好今儿个乌云不少,时而掩月,一时间不甚明朗,正是小贼行事的好时候,否则怕公羊勐还不敢来。他小心翼翼地动作着,愈近风姿吟香闺愈甚,到后面每一步踏出,都得先等一会儿,感觉沒有异状了才敢再做下一步。
偷偷摸摸地摸到了风姿吟窗下,公羊勐特地钻到背对月光的那一面,才敢透着窗纸望进去,只见纱帐之中风姿吟翻来覆去,完全沒点安睡的模样,不由心中暗嘆杜明岩真是厉害,留给他的这副药威力十足,就算风姿吟这等高深内力,药性发起来也抵御不住。
这药方介于春药和普通药物之间,真是要说起来还算不得春药,只是令人感官愈发敏感,体内微带躁热,想要安眠可是难上加难。若单独用上,不过令风姿吟一夜无眠罢了,可加上之前杜明岩数年经营的手段,一旦配合起来,便令风姿吟情难自抑,更好的一点是这感觉与春药全盘不同,风姿吟自己也察觉不出身体竟中了淫贼手段,最多以为不过是心神不安罢了。
突地,公羊勐身子一震,整个人伏在窗下,再也不敢妄动;纱帐当中的风姿吟竟披衣坐起,扎起了纱帐,走到窗边推开窗扇,坐在椅子上对月发呆。若非她走到那个位置,与公羊勐所在之处恰恰相反,他还以为自己紧张误事,竟给风姿吟发觉了呢!
良久也不觉风姿吟动作,只是轻声喟嘆,时而微带娇喘,公羊勐大着胆子,擡起头来,伸手沾湿了窗纸,破开了个小洞,只见侧坐着的风姿吟眼光被月色勾着,娇躯沐浴在月光下,娇躯仿佛在发着光,随手取过的外衣薄薄的像是透明一般,即便隔着一层,也可见风姿吟内里衣裳不整,披散的发丝上头颇有几丝光晕,显然刚刚被她咬在唇间,也不知是掩着什么声息。
虽说看的不甚清楚,但公羊勐敢发誓,他方才当真看到了平时绝不会在风姿吟身上发生的景象!这高雅清圣的绝色美女此刻纤手正夹在两腿之间,他甚至可以看得到风姿吟玉腿的抖颤,显然连风姿吟自己也对这怪异的举动无法解释,只是插在玉腿的手却不肯收回,一时间竟似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似的,只是待在那儿。
「怎……怎么会这样……」声音又清又轻,微弱得仿若蚊蚋一般;若非公羊勐一心一意专注在风姿吟身上,根本就別想听到她口中的呓语,「可……可恶的杜明岩……你……你到死了才……才对姿吟无礼么……让姿吟连……连梦都不好梦一个……睡都睡不香……竟然……竟然敢在梦里对姿吟轻薄……可恶……」
听风姿吟娇声哀怨,公羊勐真的吓了好大一跳。他自然不会相信杜明岩死后还能托梦给风姿吟、在梦里对她轻薄的鬼话;看来风姿吟日里清雅圣洁,全无半分异样,到了夜间却是辗转难眠,在情欲的沖击下甚至已无法忍受。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风姿吟既已难抑春情,梦中情景自是香艳旖旎,只是风姿吟自幼清修,心思怎么也攀不到情欲当中,身边唯一可和男女之事扯上关系的,只有已死的杜明岩,这怪异的春梦自是非得栽到杜明岩头上不可的了。
不过心里猜测归猜测,公羊勐可沒有办法将注意力自风姿吟身上转移开来。
轻声的埋怨似已无法令风姿吟清醒了,娇躯抖颤之间,随意披着的外衣已滑了下来,露出了风姿吟称得上玲珑有致的傲人身段;肚兜的带子早已散了开来,松松地披在风姿吟身上,而这动情的美女注意全不及此,只是那香峰着实饱满高耸,既坚且挺,竟能将肚兜顶住不滑落,让他完全看不到其中的胜景。
不过就算看不清上身也沒关系,此刻风姿吟玉股之间,更是一副诱人景象;臀股之间再沒留下蔽体之物,那肉光致致的模样,当真媚人已极。从公羊勐的角度虽是难窥全貌,却也看得真切;随着风姿吟纤手不住动作,肌光掩映间竟似已有水光潋滟,尤其当风姿吟难耐刺激,臀腿微微擡起之际,更可见座下椅子上那美妙的反光,看得公羊勐心痒痒,却还不敢有所异动。
随着动作愈发强烈,风姿吟口中的埋怨声逐渐消失,慢慢转变成微弱的呻吟,一开始还有些许羞怯畏惧,但慢慢的,本能的刺激超越了一切,风姿吟的哼声逐渐甜美起来,娇躯更是不住颤抖着,不时微弓纤腰;只是无论她娇躯如何剧烈颤抖抽搐,那肚兜硬是不肯从身上滑落下来,令公羊勐完全看不到重点,眼中只有玉臂粉腿不住娇颤动作,还有风姿吟含羞带怯,又似强忍又似难堪情动的娇羞媚态,看得他心中酥痒难当,只希望用自己来代替风姿吟正不住动作的纤手,好让风姿吟亲身体会到,真正被男人、被淫贼玩上,是什么样一番滋味。
嘤啼娇吟声中,风姿吟似已上了巅峰,房中的她一阵娇尖呻吟,整个人登时从动作当中停了下来,软在椅子上不住轻喘;只见她娇躯汗湿,月光下周身仿佛绽着一层艳光,眉目之间微带茫然,不似平时的清亮专注;樱唇荡着平日绝难见到的红艳,即便上了胭脂也不会这般娇美。身上的肚兜已完全散乱,肌肤在月光下满是酡红,侠女初洩身的模样着实艳丽莫名。
眼见房中的风姿吟已洩了兴,公羊勐虽看得心花怒放,可更不敢动作了,方才是因为风姿吟心中全给情欲佔据,警觉远较平日低落,现下她已小洩一回,虽是美得令人移不开目光,可稍事休息之下,自己的行踪可绝瞒不住回復平日警醒的风姿吟!若给她发现自己在此偷窥,换了平日风姿吟可能会看在初犯份上饶他,但现在自己发现了风姿吟的秘密,想她不杀人灭口都难呢!
可公羊勐离开的脚步,却被接下来的画面整个钉在地上,再也离开不得。只见风姿吟美眸微闭,还带着湿润汁光的纤指竟缓缓移到唇边,丁香轻吐之处,就好像吸吮着什么甘蜜甜物一般,将指尖那黏腻的光芒全吸入口中;更令人心动的是她吮吸时的神情,清纯娇羞中还带三分冶荡,还有种似是上瘾般无可自拔的痴态。
看着风姿吟接下来的动作,公羊勐可真的不得不暗嘆杜明岩太过厉害;明明一个冰清玉洁、清圣高雅的绝色侠女,在杜明岩数年经营之下,竟会变得如此克制不住!明明已爽过一回,但在香舌轻吮过自己泌出的蜜汁之后,竟忍不住还要再来一次!只见椅上的风姿吟轻舐纤指,一时还不肯放,另一手却又滑入下体,娇躯轻颤之间,那手就好像换了主人般自行动作起来。
本来公羊勐正当血气方刚之时,方才看到风姿吟含羞自慰之时,胯下肉棒已是高高挺起,再也压不下去;现在见风姿吟爽过一次之后,又情不自禁地再来一回,迥异平时高贵圣洁的模样,哪里还能耐得住?他勐地穿窗而入,那异响只惊得风姿吟面无人色,想要起身反应之时,方才欲火稍解的娇慵,和现下欲火焚身的刺激,双双扯住了她的反应!风姿吟才半站起来,已给公羊勐自身后狠狠抱住,满涨情欲的娇躯,哪堪与男子如此亲密的接触?尤其她臀腿之间再无片缕,隔着公羊勐裤子给他高挺的肉棒淫荡地一烫,娇躯登时软了,想要抗拒亦不可得。
「勐儿……不……不可以……我……我是你师父啊……」被公羊勐搂得紧紧的,纤巧细致的小耳被他衔在口中,火热的舌锋时吮时舐,逗得耳根子都红了;那肚兜更被他一上手便扯了开去,赤裸裸地被男人这样搂抱,风姿吟哪里不知公羊勐心中所欲?她酥软无力地在公羊勐怀中挣扎,却是怎么也挣不开男人强硬的搂抱,只能娇哼轻吟,试图恢復他的神智,「哎……不要……你……你不可以这样……师父会……会重罚你的……唔……不要……不可以……啊……不……不行……不可以那样……」
呻吟的声音陡地高了起来,公羊勐不愧杜明岩这淫贼的弟子,双手所触、唇舌所及,皆是令风姿吟无法抗拒的敏感所在;风姿吟只觉坚挺饱满的香峰被他轻轻一握,一股火热的感觉已沖入体内!尤其他拇食二指轻捏,将风姿吟已热涨硬的乳蕾擒在指间,抚摩之中酸酥更炽。尤其可怕的是公羊勐连腿都加了进来,顶在风姿吟双腿之间,令她再闭不住玉腿,那已然潸潸的蜜泉再抑不住外涌的势头,流泻千里,羞得风姿吟整个人都软瘫下来,更无力抗拒他的手段了。
「不……你……啊……你不可以这样……勐儿你……你不能再错了……」无力地推拒公羊勐的侵犯,却觉手足动作愈来愈是无力;风姿吟在公羊勐的手段下不住娇喘呻吟,原已满溢的情欲愈发膨胀,体内最后一点理性化做言语,从她香氛轻吐的口中不断吐出,拼命苦劝着公羊勐,「只要……啊……哎……只要你悬崖勒马……师父明天……明天就不处罚你……勐儿你……啊……你要三思……唔……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