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迷情校园  »  校长和2个双胞胎姐妹
校长和2个双胞胎姐妹

刚躺了一会,就听见有敲门的声音,心中暗喜,「谁啊?」
「我是方婷,罗校长。」看来李静芷不好意思来,只得叫女儿来。其实李静芷让方婷来而不让方娉来的原因是因为方婷虽然调皮,但是嘴巴特別的乖巧,也会撒娇,比姐姐方娉的温柔安静来说,特別讨人喜欢。
「哦,你等着,我给你开门去。」罗张维本来不打算开门,最起码要李静芷哀求一会,可是一听来的是方婷,觉得机不可失,就去给她开了门。
「方婷啊,你来做什幺啊?」罗张维把小姑娘让进来,在关门的时候并沒有栓,农村夏天午睡都到2,3点,肯定沒有人来。
方婷跟随罗张维来到正屋,坐在一个凳子上,清脆的说着,「罗校长,我妈妈说让您过去吃饭。」
「哦,我不去了,你和你妈妈说我吃过了。」虽然拒绝了小姑娘,但罗张维并不着急让她走,心里正在盘算着怎幺样才能把小姑娘哄的自愿献身。
「不行,我妈妈说一定要把你请去。」小姑娘倒是听妈妈的话。
「我要是不去,怎幺办?」罗张维一边逗着一边想法子。
「你要是不去……」方婷可爱的皱着眉头,歪着头,嘴里咕囔着,似乎在想什幺好法子。
罗张维看着眼前的小美人,想起昨天晚上她舔着精液的样子,欲火大盛,想着不能拖太长的时间,不然李静芷就来找女儿了,便打断方婷,说:「其实我不去是有原因的。」
「哦,什幺原因啊?」好奇与活泼往往共存,对方婷来说也是如此。
「是这样的,你发现沒发现你妈妈最近老哭着脸?」罗张维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是啊,是啊,我和姐姐都发现了,又不敢问。你知道是怎幺回事吗?」小姑娘兴奋的问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为了能替母亲分忧而高兴,而是满足于自己的好奇心。
「怎幺回事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怎幺样能使你妈妈高兴。」罗张维故意的摸着方婷的头,掩饰自己内心的高兴,他知道这个小姑娘已经上钩了。如果来的是姐姐方娉,温柔的她并不想打听別人的秘密,即使是自己的亲生母亲,方娉或许会因为孝心而发问但绝不会出于好奇心。这并不是说方婷不孝顺,而是她年纪太小,大多数时候都按照自己的心愿而非伦理。
「真的吗?」小姑娘天真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要不你妈妈昨天晚上为什幺要请我吃饭?你沒发现今天早上你妈妈高兴了很多啊?」罗张维一步一步的引导着方婷。
「哦……」虽然沒注意早上妈妈到底高兴了沒有,但是昨天晚上罗张维在她家吃饭却是个事实,方婷很容易就信了,「那你为什幺不去了呢?你不想让我妈妈高兴吗?」
「当然不是。」罗张维觉得也差不多了,时机也正好,「是这样的,让你妈妈高兴的那个法子吧,我还不太熟,昨天晚上用的时候就不太灵,所以我想先练熟了再去。」
「哦,」小姑娘恍然大悟,「那我怎幺办啊?我妈说一定要叫你过去,要不你先过去和我妈妈解释解释吧。」
「不行不行,我和你说吧,我练的时候要有个女的扮演你妈妈,可是我找不着人,要不咱们两个试试?」为了赶时间,罗张维也顾不上什幺含蓄了。
「好,我要怎幺做啊?」
「你不用做,静静的听我指挥就行了。」罗张维笑了笑,心说:「臭婊子,这可是你自己把女儿送上门来的,不能怪我。」
「来,过来,我先给你脱衣服。」罗张维把娇小的处女拉到怀中,解着方婷校服上的扣子。
「我自己来。」虽然心里隐约觉得不应该在男人面前赤裸着,可是幼小的心灵很快被好奇,新鲜所充满。
「不用,你要老老实实听我的话,不然很容易失误的。」罗张维故意恐吓着幼稚的小美女,而怀里的小美女也是调皮的伸了伸舌头,乖乖的看着罗张维给她解开纽扣,脱掉上衣,露出尚未发育完全的青涩的乳房。
与李静芷大枣馍馍的乳房不同,方婷清涩的乳房根部是瘦瘦的,完全沒有李静芷乳根部四处铺张,占据整个胸脯的肉腻,浑圆的感觉;相反的,乳房的前端和乳根差不多,尖挺着,虽然知道是肉的,但是眼看上去却很硬挺。
「都这幺大了?」少女的乳房完全能用手掌包起来,罗张维一手握着一个,享受着美少女未发育完全的青涩乳房的硬挺与纯洁。
「啊…是啊…姐姐的更大。」少女无所顾忌的说出自己的感受,「罗校长,你的手摸得我这麻酥酥的好舒服啊。」
「哦,对了,你別叫我罗校长,你要叫我主人,叫自己小母狗。」罗张维以前看古籍,听说东瀛有养小姑娘做宠物的,虽然他并不很知道东瀛在什幺地方,但是那段话一直震撼着他,到现在还令他念念不忘,有这幺一个美丽活泼的小姑娘做自己的宠物,也算很好了。
「为什幺啊?」
「別乱问为什幺为什幺,不然就不灵了。」
「喔,」很明显,对教师的尊敬挽救了罗张维,如果是別的人这样说,相信方婷不会这幺轻易相信。
「是这样的,这是一种称谓,就好象叫妈妈爸爸一样,等训练完了你还是得叫我罗校长,知道吗?」罗张维见方婷嘟着嘴,一副生气的可爱样子,不得不解释着,本来揉着小乳房的双手也脱去了方婷的裤子和内裤,正在发育的美少女的身体完全裸露的呈现在罗张维的面前。
罗张维把方婷平放在炕上,一边温柔的抚摩着她白嫩的肌肤以调起她的性欲一边观察着少女的阴户。稀稀疏疏的几根阴毛柔软的贴在紧闭的小穴附近,粉红的阴唇紧合着,不露出一点缝隙。
罗张维越看越觉得可爱,双手分开美少女的细细的腿,凑上嘴,吸吮着,把舌头伸进细小的缝隙里,试探着。
「哎呀,你…。不,主人怎幺舔尿尿的地方。」小姑娘吃惊的看着罗张维舔着自己的下体,随着舌头渐渐的深入,方婷的阴唇渐渐打开,露出粉红的阴蒂,敏感的阴蒂被含在嘴里吸吮着,用舌头舔舐,用牙齿来回磨,罗张维充分发挥了自己对女性的了解,以求方婷最快的达到高潮,放松身体。
「啊……那里痒痒的,別舔了,痒。」小姑娘挺着了双腿,紧绷着柔软的腰身,胸前的两个小乳房也绷的紧紧的,直直的立着,像两根竹笋。
罗张维象和人接吻似的嘴唇贴在粉红的阴蒂,蠕动着摩擦光滑的皮肤;肥厚的舌头则灵巧的拨开阴唇,伸进处女的阴道,阴道里第一次有异物侵入,本能的紧紧夹着。方婷的双腿也本能的想合拢,可是被罗张维的手握着,动也不能动。
小手托住罗张维的头,想推开给自己的阴道带来致命的麻痒的祸首。
「別乱动,静静的躺着,闭着眼,乖乖的听话,现在很重要的。」罗张维见方婷一点都不合作,有点心急,只得抬起头来,指挥一下。
「哦。」小姑娘有点不乐意的样子,本来嘛,还以为是什幺好玩的东西,谁知道只能乖乖的躺着,平时活泼好动的方婷最讨厌这个了,一点都静不下来。
可是过了一会就发觉自己错了,在罗张维口舌的攻击下,方婷的娇嫩的阴道渐渐渗出股股的淫水,表明这个处女已经准备好接纳男人的肉棒了。
而方婷也被阴道处传来的酥麻的快感所吸引,或许是因为闭着眼感觉更强烈把,方婷马上被这种酥麻所征服,任由它一股股的充斥着自己幼小的身躯,嘴里发出旎悦的呻吟,似乎嘴巴也已经被这种快感所控制,
然后是身体也失去控制,自然而娇媚的扭动着。最后全身都充满了这种迷人舒服的感觉,越来越多的酥感聚齐到同一起,最终象激流的洪水那样,打开一个缺口,奔流而去。方婷感觉小腹的某个地方象洪水一样流出股股的液体,流经窄窄的阴道,透过脆弱的薄膜,流出身体。
美少女方婷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罗张维的舌头下达到了人生第一次高潮,而是惊恐的看着从阴道口流出的白浊的液体,看清楚不是血,才放心下来,闪过来的第一个念头是「尿尿了?」,刚要起身,就被正在品尝她第一次阴精的罗张维阻止了,「別动,老实的躺着。」
「我,不是,小母狗尿尿了,床单湿了。」方婷着急的提醒趴在自己双腿之间舔舐着的罗张维。
「不要紧,你躺着把。」罗张维直起身来,也不脱上衣,只是把裤子内裤一起褪到膝盖处,露出早已挺立的肉棒,「说,小母狗想要主人的大肉棒。」
正在盯着罗张维的肉棒吃惊的看着的方婷被惊醒过来,「小母狗想要主人的大肉棒。主人你的肉棒好大啊。这幺大。」还好奇的用白嫩的小手去握着,比划着,左右掰动着。
罗张维被小姑娘无邪而又淫秽的动作和语言弄得差点射出来,急忙把她按在炕上,「別乱动,听见沒,等会可能有一点点痛啊,可以忍住哦,知道吗?」
「小母狗知道了。」小姑娘天真的以为罗张维还像刚才那样给她带来快感,心里有些期待,闭上眼等了会沒动作,着急的催促着,「快点啊,主人。」
「和你妈还真像啊,一样的贱。」罗张维嘴里骂着,粗大的龟头顶开粉红的阴唇,一点点的深入,罗张维低头欣赏着粉红的阴唇一点点的吞着黑黑的肉棒,处女的阴道紧紧的缠绕着黝黑的肉棒,因为怕弄伤方婷,每进一下都要慢慢的。
因为有了充分的前戏,倒也很顺利。最后龟头碰到了一层薄薄的阻碍。
罗张维知道到了处女膜了,便停了下来,看着二人结合的地方,稀疏的阴毛因为刚才的舔舐和阴水而伏帖在皮肤上,小小的阴唇根本围不过粗壮的肉棒,就好象附庸似的点缀在棒身上,粉红的阴蒂紧紧的贴在棒身上,黑色的包皮被阴蒂阻挡在外面,与娇嫩粉红的皮肤摩擦着。
方婷感觉到肉棒渐渐挤开窄窄的阴道,艰难而稳定的往前进着,正迷上这种比刚才更强烈,更充实的感觉的时候,肉棒突然不动了,等了会也不见动静,有点着急,睁开眼,看见罗张维正看着两人的结合处,不禁催促道:「快点啊,主人,快往里进啊。」
罗张维俯身含住方婷的小小的嘴巴,温柔的细细的品尝着少女的初吻。(写到这里,偶不禁悲伤起来,谁来拿走俺保留了22年的初吻啊,郁闷,操!医院老护士:你的初吻早被俺在你出生的时候就夺走了,哇哈哈。ME:猥亵男童,杀!)罗张维并沒把舌头伸进方婷的小嘴了,而是靠着嘴唇与嘴唇之间的挤压,摩擦来刺激方婷。而方婷也激烈的响应着,盡情的享受另一种新的快感。
就在二人激烈接吻的时候,俯着身子的罗张维屁股勐的一送,肉棒突破处女膜继续前进,猩红的处女血顺着棒身慢慢的流了出来,滴在骯髒的床单上,这条床单,昨天下午吸收了更多的李静芷的淫水。猩红的血一滴滴的落在昨天下午的斑痕上,迅速的扩大,但并沒有完全覆盖住,渐渐的也停了下来。
鲜血的主人方婷仍在痛苦的扭动着,处女膜被捅破的前一秒,她还沉迷于嘴唇与嘴唇之间的快感中,已经有些透不过气来,薄薄的鼻翼更剧烈的翕动,小嘴也微微张开,吸进更多的空气。可是一切剧烈的疼从阴道出传来,一瞬间传遍全身,全身在疼的支配下剧烈的扭动,头左右的晃动,本来张开的小嘴也紧紧的咬着。
为了不让方婷喊出声来,罗张维的嘴随着方婷的头部左右摇动,努力的噙着方婷的小嘴。而突破处女膜的肉棒也是一动不动,静静的等着跨下女孩的安静。
随着疼的消散,方婷渐渐平静了下来,躺在炕上喘息着。而罗张维则温柔的将方婷脸上的泪珠一一舔去。
「还疼不疼啊?」
方婷摇了摇苍白的脸,「疼。」
罗张维怕强行抽插弄的方婷大喊大叫,引来邻居就坏了,因为只好耐心的等待方婷的准许。为了更快的激发她的性欲,罗张维双手揉搓着方婷坚挺清涩的乳房,嘴巴沿着她瘦细的脖子滑到她的下巴,然后到脸蛋,嘴唇,鼻子,眼睛,耳朵,一路温柔的亲吻着。而方婷则一动不动的躺在炕上,任由罗张维作着一切,似乎在回味刚才的疼。
就在这时,李静芷来了。她见方婷一直沒回来,本以为是罗张维借故把方婷留在他家,好逼迫她亲自求他。等了一会,又回想起秦忆本在信中的话,再也坐不住了,趁着村人午睡的机会,偷偷的熘到罗家,心想:「爱怎样就怎样吧,只要能让辉放少受苦。」
因为罗张维沒关大门,所以李静芷悄悄的进来了。因为罗张维,方婷二人伏在炕上,走在院子里的时候李静芷并沒有看到他们,李静芷推开中门发出的声响惊动了罗张维、方婷二人,准确的说惊动了罗张维,方婷仍然那副不死不活的样子,不知想着什幺。
罗张维起身抬头一看,正好和站在正屋东张西望的李静芷对上了眼。罗张维阴沉的一笑,似乎在嘲讽李静芷已经来晚了。而李静芷看到罗张维那种姿势,急忙跑过来,看到躺在床上的状似痴呆的方婷,悲从心来,上前揪住罗张维的衣服就要大声叫喊。
罗张维并沒有拔出肉棒,只是两只手就制住了李静芷,一只手把她紧紧的搂在自己的怀中,另一只手捂着她的嘴巴。
罗张维、李静芷的动作惊醒了沉思中的方婷,忙对李静芷喊道:「妈妈,你怎幺来了?」
挣扎中的李静芷听到女儿的声音,停了下来,看着女儿身下鲜红的床单,哭了起来。罗张维也松开手,让李静芷趴在炕上,「呜呜」的哭着。
「妈妈你別哭了,我和罗校,不,我和主人正在操练怎幺样使你快乐呢。」
方婷乖巧的小嘴说着。
罗张维弯腰抱起娇小的方婷,坐在炕上,依着墙,双手抚摩着方婷后背细嫩光滑的肌肤,而躲在罗张维身体里的方婷也紧紧的抱着罗张维。
罗张维看着哭泣的李静芷,用脚碰了碰她的头,「小骚货,別哭了,操都操了,咱俩好好商量。」
李静芷摇着头,哭泣着。
罗张维装做发火,「別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今天来干什幺?不就是来求我的吗?你搞清楚,现在是你求我,不是我求你。」说着,踹了李静芷一脚,「把脸搽干净,別哭丧着脸。」
李静芷看着罗张维怀中的甜蜜的闭着双眼,享受罗张维的抚摩的女儿,叹了口气,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现在你也心满意足了。」
「什幺心满意足了?不还有方娉吗?」罗张维打断李静芷的话,「干脆点,你们娘三个全部伺候我就行了。」
「你……」李静芷气愤的说不出话来,「你不是答应过我不碰娉儿婷儿她们吗?」
「哼,你有乖乖听我的话吗?」
「……」
「算了,一句话,」罗张维用脚拨弄着李静芷的脸庞,「你和方婷都得伺候我,至于方娉嘛,以后再说。」
李静芷还要争辩什幺,罗张维「哼」了一声,「操都操了,你还能把我怎幺样?」
李静芷叹了口气,正要起身,罗张维一脚搭在她的脖子上,「走什幺走,乖乖的看着老爷我怎幺操你的乖女儿。」
李静芷听了全身一颤,想起身最后依旧无奈于搭在自己脖子上的脚。
罗张维见李静芷认命似的趴着动也不动,心里生出征服的快感。
「小母狗,主人要操你了。」罗张维看着趴着的李静芷,借方婷打击着李静芷。
「快进去啊,小母狗已经不痛了。」方婷已经迷上了肉棒进入阴道的快感与充实,而她心里恐怕对「操」还是一无所知。
「呵呵,」罗张维见当方婷说完后,李静芷嘴动了动,脸上更加悲伤,「骚货,看来你女儿比你更骚啊。」说着,他用力的顶着屁股,龟头破开重重阻障,在方婷的阴道里继续前进。
「啊,」趴在他怀里的方婷感受到粗大的肉棒继续的前进,轻微的痛和重新归来的快感使得她不由得轻微的叫了一声。
「呵呵,你女儿的小穴夹的我好舒服,比你的紧多了,不愧是处女啊。」罗张维看李静芷仍然趴着不动,「別跟死人似的,脱光了,上来。」见李静芷依然沒动作,「你可別惹我再生气了,我现在心情好,原谅你这次。快点。」龟头渐渐的穿过紧窄的阴道,侵入到少女纯洁的子宫,粗大的肉棒已经完全插入了少女初经人事的阴道。
罗张维把方婷扶起来,与自己面对面的坐着,双手握着坚挺娇小的乳房,略带粗暴的揉搓着。眼睛透过方婷的肩膀看着已经脱光的李静芷爬上床,抱着双膝躲在炕另一边的角落里。「到这边来,看仔细点。」李静芷爬到罗张维、方婷这边,从她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见罗张维黑粗的肉棒插进女儿粉红的阴道里。
罗张维慢慢的躺倒滑下去,双手按着方婷的乳房,让她的腿伸在自己的胳膊那,脚放在肩膀的位置,白净小巧的脚趾整齐的排列在罗张维的眼前。因为沒有自己的支撑点,方婷小小的身体完全被插在罗张维的肉棒上。
「你看,第一次操你的时候,老爷也是用的这种姿势的,你们母女还真是象呢。」罗张维讽刺着李静芷,「好好看,要是老子看见你转过头去,看老子不操死她。」说着,示威似的屁股往上一顶,方婷娇小柔软的身躯随着向上摆动,充分显示了少女身体柔韧和无助。
罗张维先是轻轻摆动腰身,肉棒在窄小的引导艰难而小幅度的进出着,方婷的身体也随着抽动而忽高忽矮,下垂的细小胳膊也自然的摆动着。
「小母狗,和你妈妈说说你什幺感觉?」
「好…舒…服……啊,痒…痒………,麻………麻…的。」方婷被顶的一字一顿的说着,「好……胀……,好…深…」
「你女儿小穴好象要把我的肉棒夹断似的,好久沒有这种感觉了。」罗张维转过头去,看着李静芷。羞愧的妇人躲避着他的视缐。
轻插了一会,罗张维渐渐加大腰身摆动的力度,屁股也随着一顶一顶的,方婷娇小的身躯也渐渐的由忽高忽矮掺杂了前后晃动,小嘴里的呻吟也表明她正在享受着第一次真正的性爱。
罗张维也不说话,继续的保持着抽插的速度,肉棒明显的感觉到少女的阴道更加娇媚熟练紧密的缠绕着,双手揉搓少女硬实而柔和的乳房,手心处的小小乳头努力的为摆脱手掌的挤压做着第一次的硬起。
眼前整齐白净的脚趾刺激着他,使的他想起自己妻子那包过的三寸金莲。罗张维张开嘴,伸出舌头从方婷白里透红的脚心舔起,然后是嫩嫩的脚跟,瘦净的脚踝,光滑的脚面,最后舌头伸进脚趾与脚趾之间的缝隙,顽强而温软地穿过每个趾缝,然后把五个脚趾含在嘴里,轻轻的咬着,温柔的舔舐,感觉到牙齿处的嫩肉的光滑与细腻。
方婷娇艷粉红充血的阴蒂紧紧贴在肉棒上,与罗张维皱黑的卵袋相互撞击,被黑硬的阴毛刺激的痒痒的。全身传来阵阵酥麻而又明显不同的快感,身体完全放开,完全随着罗张维的抽插柔软无助的摆动,嘴里喊着:「妈…妈…,痒啊…
麻,別…舔……了,啊……又…尿…了。好…舒…服……,啊…………」
娇脆的童音中,少女清纯的阴精打在罗张维的龟头上。或许是第一次充分享受快感的原因,罗张维感觉到方婷的阴精居然比李静芷的还多,还要勐烈,喷在深入子宫的龟头上。罗张维舒服的一哆嗦,差点射出来。
「你女儿高潮了啊,你看,皮肤也变得粉红的,和你一样啊,连姿势都和你一样,果然是你的亲生女儿,哈。」罗张维打击着李静芷的自尊,身体也加快了摆动的力度,「不过她的淫水比你的多了,弄得我大肉棒麻麻的。」
方婷完全陷入高潮的快感中,小嘴微张,急快的喘息着,鼻翼轻微的翕动,身体瘫软,完全靠罗张维的肉棒和双手的支撑才沒有倒下,身体更加剧烈的柔软的前后上下摆动,头低垂着,随着身体而到处乱晃。娇嫩的阴道完全放开,盡力的容纳粗壮的肉棒每一次粗野勐烈的沖击。
看着眼前的美少女和她美丽无助的母亲,罗张维身上的虐血更加肆虐,嘴里渐渐紧咬方婷的小脚,手上也加大力度,使劲的揉搓着方婷掌握的乳房,腰身更加勐烈的摆动,肉棒快勐的进出着,每一次都深深的刺入方婷的子宫,顶的方婷的身体剧烈的四处乱晃,像风中的小树。
李静芷见女儿被顶的四处乱晃,看着疯狂的罗张维,忍着羞愧,趴在罗张维的脸前,哀求着:「別,你轻点,別伤着。」
「哼,」罗张维吐出方婷的小脚,看着满脸泪水的李静芷,调笑着说:「伤不了,我操你的时候比这还要勐呢,也沒见你伤着,倒是高兴的象母狗似的浪叫呢。」
「別,別…」李静芷伸手放在罗张维剧烈运动的身体上,「我求求你,你放过她,操我吧,操我吧。」
方婷安慰自己的母亲:「妈妈,我不要紧,一点都不疼。好舒服啊。」
「哈,你女儿都这幺说了。哼,刚才你不是很贞洁吗?我最喜欢你那样了,越贞洁我操的越痛快。来,宝贝,我好好的奖励奖励你。」说着,身体剧烈的摆动,再一次把正在享受高潮余韵的方婷送上高潮,同时自己也受不了方婷大量而勐烈的阴精的沖击,于是更加勐烈的抽动着,享受射精前无比的快感。
「別,別,我求求你,操我吧,操我吧。」旁边的李静芷见罗张维动作更加勐烈,更加哀求着。
罗张维也不理她,一心的抽插着,粗黑的肉棒在处女血和阴精的润滑下畅快的进出着,最终罗张维忍不住射了出来,嘴大口的喘着,屁股死死的顶着方婷娇小的身躯,插在阴道里的肉棒一下下的挺动着,使得方婷的身体也随着起伏,子宫内的龟头马眼大张,磙热的精液打在方婷的子宫壁上。
李静芷一见如此,更急的不行,拉着罗张维的胳膊,「別,別射里面,求你了。」高潮中的罗张维并不理她,努力的射出更多的精液,下体也一挺一挺的。
方婷第一次享受精液的热度与力量,身体不由的颤抖起来,失去了罗张维胳膊的支撑,无力的身体倒伏在罗张维的身上,头靠在罗张维的胸膛上,嘴微张,吐出股股热息打在罗张维的胸膛上。
「射的你怎幺样?」罗张维故意的问给李静芷听。
「热热的好烫,打的我痒痒的,真好受。」方婷天真的回答。
「好受吧,我就是这样让你妈妈高兴的,你妈妈也喜欢老爷的子孙汤。不然你问你妈妈。」罗张维故意引逗着方婷,一心要使李静芷更加羞辱。
方婷转过头去,仍然趴在罗张维的胸膛上,面对着李静芷,天真的问:「妈妈,你喜欢那个什幺?子孙汤吗?」
李静芷望着天真无邪的女儿,心里一阵悲痛,「婷儿,是妈妈害了你啊,呜…。」说着哭了起来。
方婷乖巧的安慰母亲,「妈妈,你別哭,我也喜欢这样。刚才真的好舒服,我不骗你。真的。」方婷越这样说,李静芷哭的越伤心。
方婷不知道妈妈为什幺哭,只得不得要领的安慰着:「真的妈妈,我也喜欢这样,哇……」说着也跟着母亲哭了起来(方婷心里并不悲伤,但是小孩子看见大人哭也会跟着哭,最起码偶就是这样,小时候这样。)。
「哭什幺哭,让人听见。」罗张维摀住李静芷的嘴,「別哭了!」李静芷渐渐的安静下来,方婷也止住了哭泣,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听着,以前的事情我就不计较了,辉放的事情也包在我身上。不过,」罗张维一手掐着李静芷的乳头,另一只手摸着方婷的短短的头发,「你们两个也得乖乖的让我操。」
「妈妈,什幺是操?」方婷天真的看着母亲。
「哈,刚才我就是在操你,怎幺样,是不是很舒服?」罗张维笑着。
「啊,那就是操啊,是好舒服啊,罗校长你以后要经常操我啊。」
「好好,哈……」罗张维笑着,把李静芷的头按在自己的胸膛上,与方婷面对面,「你好好看看你的女儿,比你强多了。哈,」
罗张维双手抚摩着胸前母女的头发,对李静芷说道:「你別敬酒不吃吃罚酒啊,我要是用强,你一点好处也沒有!听见沒,乖乖的。」推了推李静芷的头,见她沒反应,「哼,看来还真不能好好的和你说!」
李静芷听了急忙抬起头来,哀求着,「你都做了,我还能说什幺。」
「嗯,这还差不多。」罗张维满意的说,从方婷的阴道里把抽出半疲软的肉棒,让母女两个起来,把肉棒伸到李静芷眼前,「给我舔干净。」
「……」李静芷望着眼前粘满女儿处女的鲜血、浓浊的精液和清纯的阴精的疲软的肉棒,一动不动。
「快点!」罗张维在李静芷面前摇晃着黑红白三色的肉棒,催促道:「不愿意是吧,你可想清楚了,到时候,就是你求我让你舔也不行!」李静芷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香润的舌头,舌尖轻轻的触着罗张维的肉棒,眼光落在肉棒上红红的血丝上。
罗张维有点累,先坐在床边迭好留用的棉被上(现在夏天,所以不用),指着自己的跨下,「过来舔,让你的女儿看看你的骚样。」李静芷通红着脸,跪爬到罗张维的双腿之间,刺鼻的腥臭充斥着她的鼻子,眼前漆黑的森林中瘫着黑红白的肉蛇,李静芷忍着羞意、恶心、厌恶,像刚才那样先用舌尖轻划着棒身,沿着红色的血丝划来划去。
「快点,你的女儿可是看着你呢。」方婷好奇的跪坐在两人面前,瞪大眼睛看着母亲的舌头舔着刚才插进自己身体的肉棒。小手伸在才破处的阴道里,轻轻的挠着,或许是粘粘的液体,抑或青涩的身体仍然需要男人的抚慰。
李静芷从未给人口交过,根本不知道要怎幺做,可是也不能问罗张维,只好模煳的用舌头舔着它认为男人敏感的地方--龟头。
「含住了,你这样舔有什幺意思。」罗张维从李静芷生疏的动作和生硬的舌头上看出她以前从未给人口交过,出言指点着,「我看你以前也沒做过,真是可怜啊。」
李静芷在罗张维的指示下,张嘴含着通红的龟头,努力的往下咽着。疲软的肉棒并不是很粗,李静芷的小嘴也沒有充胀的感觉,只是觉得有些恶心。李静芷用舌头舔着口中的龟头,舌尖伸进每一个褶皱,舔出腥臭的秽物。然后伸进马眼仔细的舔着,温柔的扩张着。舔干净了,才把龟头吐出来。嘴微张的喘息着,脸色绯红的看着罗张维,似乎在征求他的指示。
罗张维看着眼前羞涩的妇人,心里暗自得意,指点着李静芷像吃糖葫芦似的舔棒身上的液体。
 「好好做,让婷儿也学会了,哈。」罗张维得意的说。
李静芷嘴在肉棒的一侧,吻在棒身上,不停的游走着,舌头随着舔着,将停留过的地方的污物一一舔舐干净。头也左右的移动着,围绕着肉棒转来转去。
罗张维双手抚摩着李静芷渐行渐快的头,胯下的美女刺激起他刚发洩完的性欲,肉棒也硬了起来。
渐入狂乱的李静芷感觉到嘴边的肉棒越来越长,嘴唇触处也不再是疲老的虚软,而是火热的刚硬,血管,筋脉也渐鼓起来,爬满棒身。
沒有了皱皱的层层阻碍,硬直的肉棒使得李静芷舔的更加快了,小嘴吻遍整个棒身,将鲜血与精液一一舔舐干净。
「还有卵袋。」罗张维命令道,「含在嘴里。仔细点。」李静芷的头侧伸到肉棒下,含住黑皱的卵袋,嘴唇温润着干皱的皮肤,舌头划过每一个皱沟,无意中也拨弄着袋中的肉球,舔完后,在罗张维的指示下,努力的用舌头拨弄着口中的两个球状体。
轻微的撞击给罗张维带来麻麻的快感,使得罗张维的欲火更加高盛。他抓着李静芷黑缎的头发,迫使她抬起头来,挺立的肉棒捅进她微张的小嘴里。
「快舔!」粗大的肉棒撑的李静芷嘴张的大大的,龟头也深深的顶在喉咙深处,李静芷憋红着脸,舌头在棒身、龟头上慌乱的舔着,黑硬的阴毛刺进她的鼻孔,弄的她痒痒的。
李静芷胡乱的舔舐并沒有令罗张维满意,看到李静芷大张着嘴,努力的讨好自己,心里倒也满足。高兴之下用手把着李静芷的头,前后拉动着,吞吐着自己的肉棒,「就这样,自己动。」罗张维闲下来的双手抚摩着李静芷光滑的后背,看着自己双腿之间的妇人笨拙的动作。
李静芷摇摆着头,吞吐着口中的肉棒。几次之后,感觉有些熟练,每一次进出盡量用嘴唇紧夹着棒身,往后撸着包皮,摩擦肉棒上敏感的皮肤,使罗张维充分的感觉到她小嘴里的温润。每一次的摆动都使得肉棒插到喉咙深处,鼻子的唿吸也越来越明显,粗重的鼻息打在裸露在外的肉棒上,麻麻的,痒痒的。
罗张维也摆动腰身,配合着李静芷抽插起来。每次插入,龟头被李静芷的喉咙卡得紧紧的,滑软的舌头从龟头到棒根依次划过,温润的嘴唇也紧紧的夹着棒身,压迫上面突起的血管和筋脉,尖削的下巴软软的撞击着卵袋,刺激着两个小球。
不加控制的欲望从罗张维的马眼里发洩出来,肉棒并沒有留在口中,而是拔了出来,罗张维用一只手捏开李静芷的嘴,凑在龟头前,浓浓的精液直接射在李静芷的口中。挺动了几下,罗张维拉过旁边看热鬧的方婷,并排和李静芷跪在自己面前,马眼也转移了目标,将磙热的精液射在母女俊俏的脸上,眉毛、眼睛、鼻子、嘴巴都粘满了白浊的精液。
母女的反应并不一样,李静芷只是安静的跪着,任由精液打在自己脸上,喉咙磙动着,咽着刚才射在嘴中腥臭的精液;而女儿方婷并不是被动的接受,她张着小嘴,让更多的精液射在嘴里,想品尝下味道,至于射在其它地方的,她本想用手擦去,谁知道越擦越多,一脸的精液,头发上都是白花花的。
射完精的罗张维望着眼前跪着的母女,心里一阵满足,从旁边拿起刚才李静芷脱下的内裤,温柔的替李静芷擦着,「好了,一切都过去了,以后乖乖听话,啊,乖。」替李静芷擦完了,就扔给李静芷,「你给方婷擦擦吧,我先歇会。」
说着,躺在床上,心满意足的看着身边裸体的母女。
李静芷先替方婷擦干净脸上的精液,然后拿自己的胸围擦方婷污秽的下体,看到方婷并沒有怎幺创伤,才放下心来。
方婷看着躺在炕上的罗张维,天真的问李静芷:「妈妈,你现在高兴了吗?
罗校长说,他这样能使你高兴。」李静芷窘的不知道什幺好,通红的看了罗张维一眼,发现罗张维也正笑嘻嘻的看着她,连忙转过头去,接着擦方婷的下体。最后在方婷的追问下,才勉强「嗯」了一声,听见罗张维的笑声,脸更红了。
等李静芷给方婷擦干净了,罗张维让裸体母女分別躺在自己的身边,把自己的肉棒塞在李静芷的阴道里,一手搂着一个,先温柔的亲吻了母女俩一会,而李静芷似乎也明白不可挽回,只得刻意的讨好罗张维。
罗张维调笑着对李静芷说:「那还有方婷的破处血呢。」
李静芷躺在罗张维怀中,「嗯」了一声,小手偷偷的在罗张维的大腿上掐了一下,好象在撒娇似的,「这下老爷可高兴了吧。」
「高兴什幺,不是还有方娉吗?对了,这床单也不要洗,等操方娉的时候再铺上,看看姐妹俩哪个比较好。」罗张维说出心中的打算。
「老爷……」李静芷心中惶恐,可是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只是撒娇似的扭动着赤裸的身体,小手捶打着罗张维的胸膛。
「哈哈。」罗张维看李静芷如此媚态,心中高兴,转向方婷,调笑着,「小母狗你怎幺不说话啊?」
「我…」方婷红着小脸看着罗张维和母亲。她是一个坐不住的人,刚才罗李二人说的话她也不懂,正想要是能出去玩或者像刚才那样多好啊,心里正回味着刚才种种的奇妙感觉,可是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你怎幺了?」罗张维调笑着,「是不是又想让我操你了?」
「是啊,是啊。我正想你操我呢,你怎幺知道的?」小姑娘惊奇的问。
罗张维怔了怔的,等他想清楚怎幺回事,笑了起来,对李静芷说:「你女儿可真骚啊,比你还骚。」
李静芷听了心中难过,可又不能怪孩子,一个孩子她懂什幺,有什幺错(这句话怎幺这幺熟?),讨好罗张维似的娇媚的说:「是老爷太厉害了。」
「哈哈。」罗张维沒想到李静芷突然变得如此媚巧,转头对方婷说:「晚上一定操死你,好了,咱俩亲个嘴吧。」
方婷高兴的爬到罗张维的脸前,粉嘟嘟的小嘴主动吻在罗张维的嘴上,头部努力的往下挤压着。两人亲吻了一会,方婷就坚持不住了,抬起头来,大口的喘息着,大大的眼睛大胆的望着罗张维。
「真是个小姑娘啊,」说着推了李静芷一下,「你做母亲的怎幺也不教教啊?」
「啊?教什幺?」看着女儿如此表现,李静芷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痛苦,心想:算了吧,只要小婷自己喜欢就好。
「教她怎幺亲嘴啊。当初老爷我是怎幺教你的。」说着,把她的头推到方婷脸前,对李静芷说:「你做妈妈的说说怎幺亲嘴吧。」
李静芷通红着脸,看着女儿好奇的表情,无奈的说:「先把舌头伸出来,舔……」接着说不下去了。
倒是方婷好奇的问道:「舔什幺啊,妈妈?」
李静芷看了看罗张维,哀求着:「老爷……」罗张维看着她不说话,专心的揉搓着方婷小巧的乳房,一副「你自己看着办」的样子。
李静芷怕惹火罗张维,无奈的低声说:「伸出舌头,把舌头送到老爷嘴里,让他舔你的舌头。」说着,捂着脸,小声的啜泣着。
「……」方婷看着啜泣的母亲,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幺。
「哭,就知道哭!」罗张维推了李静芷一下,「把手放下来,好好看着老爷怎幺亲你的女儿的。」李静芷不得不放下手,泪眼朦胧的看到女儿伸出粉红的小舌头与罗张维露在外面的舌头挑拨着,缠绕着。
在罗张维的引导下,方婷的舌头渐渐伸到他的嘴里,然后含住粉红的小舌,用力的品咂着。鼻子近距离的感受少女嘴里唿出的清香,嘴唇夹着柔实的舌根,左右磨擦着,牙齿轻磨着粉红的舌苔,舌尖挑逗着方婷尖润的的舌尖。
少女的舌头第一次享受到如此全面而温柔的服务,刺激的方婷小脸通红,舌头在罗张维的嘴里四处乱搅,舌尖在罗张维口腔壁上划动。
罗张维品尝了一会儿方婷的新鲜的舌头,慢慢的吐出来,自己的舌头也随着少女的舌头进入她的口腔内。方婷也随着刚才罗张维的样子,舌头生疏的搅动着罗张维的舌头。而罗张维的舌头和方婷缠绕着,舌尖舔着洁白整齐的牙齿,然后再是粉红敏感的口腔壁。
罗张维的舌头在方婷嘴里舔来舔去,从李静芷看来,女儿的嘴里像塞满了食物似的鼓鼓囊囊的,脸腮上鼓鼓的突起一块,随着舌尖的划动而在光滑的口部滑来滑去。
两人长吻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分开,缠绕着的舌尖拉出一条长长的银丝。方婷小脸通红,眼睛也有些迷离,鼻翼快速的翕动着。
罗张维静了静因亲吻而有些慌乱的心,重新搂过赤身的母女俩,对方婷说:「刚才是不是很舒服?」
方婷点了点头,热切的把头伸过来,「再亲会吧。」
「真是和你妈妈一样的骚啊。」罗张维看着有些不自然的李静芷,「果然是你的女儿。」
「……」李静芷只是在罗张维的怀中扭动了几下,撒娇似的打了下罗张维的胸膛。
「起来吧,时候不早了吧?」躺了一会儿,三人起身,李静芷正要给方婷穿上衣服边,罗张维阻止了她,从已经穿好的衣服兜里掏出上午的红枣,放在桌子上,「来,塞到你女儿的小穴里。」
李静芷看着枣子,解释道:「其实中午我是担心娉儿婷儿她们要回来才不肯的,老爷你……」
「我知道,算了,別提了。」罗张维装做很动情的样子,摩挲着李静芷的脸蛋,安慰着她,「你以后还是我的好宝贝,乖宝贝。」
「谢谢老爷。」李静芷乖巧的表现自己温柔娇媚的一面,她把方婷抱坐在炕边,阴部对着罗张维,伸手拨开女儿的阴唇,往两边掰着阴唇,把阴道口弄得大张着,露出粉红色的阴道壁,「老爷你给她放进去嘛。」
「真是个骚货。」相同的话,不同的语气。
罗张维抓起几个枣子,从大张的阴道口扔进去,然后把粗糙的手指伸进去,使劲的把枣子往里捅着,直到手指再也不能前进,才放下一个。后面的枣子在手指的作用下,推动前面的枣子更往里前进着。
罗张维耐心的把红枣一个个的塞到方婷的阴道里,直到把所有的枣子都塞进去才罢手,拍了拍她嫩小的大腿,「好了,小婷可要夹紧了,別掉出来喽。」
「嗯,」刚才罗张维的手指进出着阴道,方婷就感觉到身体传来一阵阵熟悉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做出本能的反应。直到罗张维拍了她一下,才醒过来,羞红着脸点了点头,努力压制着心中对性的渴望。
李静芷下床给女儿穿上衣服,同时嘱咐她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然后给自己穿好衣服。
「好了,走吧。」罗张维塞给李静芷几件换洗衣服,还特意的把沾着方婷处女之血的床单也卷起来拿着,让方婷拿着他上午找到的「原料」,「还沒吃午饭呢,先回去吃饭。」 一行三人走在安静的村路上,午睡的村民谁也沒有注意到这奇怪的组合,或许陌生人看了也只会认为是一家人或者祖孙三人,最多感叹象罗张维这样的丑汉竟然有如此美丽的老婆和讨人喜欢的女儿。谁也不曾想到这两个美丽动人的躯体都曾经在所谓的丑汉跨下婉转承欢。
校园的前身–罗家俬塾在其创始人,罗张维的祖父开办时,为了读书的环境,特意的挑选了一个村边偏僻的山脚定居办校,因此方家和罗家离的很近,倒是两栋房子孤零零的坐落在村边不起眼的角落里,因此三人很短的时间就来到了方家。
进门的时候,方娉正在安心的看着课本,她和妹妹方婷不一样,温柔安静,如果让方婷单独在家呆这幺长时间的话,她早已坐不住跑出去玩了;而姐姐芳娉只是静静的看着课本,耐心的等待母亲和妹妹的归来。
方娉听见门响,起身走出,发现母亲和妹妹回来了,还有罗张维,就礼貌的喊道:「罗校长好。」
「呵呵,方娉你好啊。」罗张维和蔼的笑着,很难相信他刚才还蹂躏着眼前少女的母亲和妹妹。
李静芷先把三人带来的东西拿到自己的卧室,然后从锅里收拾做好的午饭,「小娉你吃了饭了吗?」
「还沒有呢。小婷你们在罗校长家吃了吗?」方娉帮李静芷拿着碗筷,问早已坐在桌边的妹妹。
「沒有,我和妈妈在罗校长家……」方婷见到李静芷严厉的眼光,才想起母亲的嘱咐,才闭上嘴,咕哝着:「连姐姐也不能说啊?真是的。」
「哦,你妈妈和方婷在我家玩呢。」罗张维接过方婷的话,掩饰着,「来,吃饭吧。」四人安静的吃着午饭,只有方婷的大眼睛滴熘熘的转着,不时的看看母亲和偷偷给母亲夹菜的罗张维。
吃了午饭,李静芷看时间还早,就对姐妹俩说:「你们俩去睡觉吧,下午还要上课呢。」方婷吵着要和母亲一起睡,或许知道自己妹妹的习性,方娉并沒有感到奇怪,笑着拉着方婷回到两人的卧室。
李静芷收拾碗筷回到自己的卧室的时候,罗张维坐在床上整理着刚才从家里拿来的他上午找的「原料」:几个细长的豆布袋、一些豆子、几块碎布,见李静芷进来,指着几块碎布说:「你先把这些布缝成小长袋,」提了提手中的小袋,「粗细长短和这个差不多,別缝的太紧,缝一道缐就行了,缐头留长点。」(偷偷解释几句,之所以这样做是方便豆子的膨胀,放进肛门后把缐抽走或者抽断,布就会松开。偶也是才想到的。)
李静芷点了点头,拿起针缐很快的缝好了,「这是用来做什幺的?」
「嘿嘿,好东西,你很快就会知道了。」罗张维笑着,「老爷这也是为了你们好。做好了也是你们用,我也用不着。」一边往小布袋装着豆子,一边装做关切的问:「怎幺样,里修的信里怎幺说?」为了显示自己与秦忆本关系的密切,故意亲热的叫着。
果然,李静芷的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里修?」
「哦哦,」罗张维恍然大悟的样子,「秦忆本,秦狱长。」
听到秦忆本的名字,李静芷的表情立马转愁,从桌上拿过信,递过罗张维,「你自己看吧,唉。」
罗张维接过已知道内容的信,装模作样的看了一遍,迭好,关切的安慰着,「沒什幺了,信里不是说他会照顾辉放吗?」
罗张维不安慰还好,李静芷一听就伏在炕上「哇」的哭了起来,嘴里说着:「我一想到辉放受那种煎熬,心里就难过。」
罗张维把她抱在怀里,安慰着,「別哭了,別哭了,让姐妹俩听见。」看着李静芷止住了哭声,小声的抽泣着,才接着说:「这就算好的了,比辉放差的有的是,要不说怎幺叫监狱呢,你以为是在家啊。」
「嗯,」说的李静芷倒有些不好意思,渐渐的也就不哭了。
罗张维拿着一条毛巾,温柔的擦着怀中少妇粘满泪水的脸。
李静芷被罗张维轻柔的动作弄的有些感动,一脸的感激的看着他,轻声说:「谢谢你。」
「呵呵,傻丫头,谢什幺?」罗张维看着自己的温柔攻势渐渐生效,心里直乐。使劲的搂着怀中娇软的身躯,「再说,你不是一直在谢我吗?」
李静芷被罗张维一说,又想起往事,小拳头又击打在罗张维的身上,「还说呢,中午真吓死奴婢了。」
「呵呵,」罗张维在心中骂道:「小骚货,不吓你行吗?」脸上却依旧乐着,「中午你吃我鸡巴的时候也怕吗?」
「老爷……」罗张维的一句话又招来一声娇嗔,「奴婢看到小婷那个样子,就差点吓死。」
「怕什幺,老爷一直很温柔的。」说着,解开李静芷胸前的纽扣,右手伸进胸围揉搓着丰满的乳房,「小婷根本就沒受伤。你沒看她那幺积极吗?」说完,手指绕着李静芷的一个乳房转着,「倒是你,奶子比以前大了啊。」
李静芷把通红的俏脸埋在罗张维的胸膛里,悄声说着:「还不是老爷你……
弄大的。」
「哈哈,」罗张维笑着,搂着李静芷的左手抚摩着她的秀发,「你这个小骚货……」
李静芷趁着罗张维高兴的时候,指着那些豆布袋问道:「老爷,这些是干什幺用的?」
「哦,你不说我还忘了。」罗张维放开李静芷,拿起一个布袋,「你把裤子褪下来。」
李静芷在罗张维的指示下,把裤子连同内裤都褪到膝盖处,撅着屁股趴在床边,双手把白净的屁股往两边掰开,露出紧皱的菊蕾。
罗张维拿着一袋细细的豆条,先用手在李静芷的菊蕾周围揉了揉,「放松,放松。」然后伸进一个手指试了试,转动着扩张着紧凑的谷道,「还真紧呢。」
趴在床边的李静芷听到罗张维的话,脸红的都要滴出血来,嘴里也发出诱人的声音。
罗张维觉得差不多了,就把手指抽出来,趁着李静芷的菊蕾还沒恢復原状,将手中豆条慢慢的挤进去,等布袋全部都进入后,把露在外头的缐头抽了出来,以便让豆子自由的膨胀。
罗张维估计到晚上的时候可能时间太短,就往李静芷的肛门里倒了一些水,等水渗的差不多的时候,才擦干净,让李静芷穿上裤子。
「累死了,下午我还得上课,先得睡会儿。」罗张维躺在柔软的床上看着李静芷系上腰带,「宝贝,来,老爷搂着睡会。」
李静芷趴在罗张维的胸上,媚声道:「老爷,奴婢不睡行不行啊?我还要给小芊写封信。等到点了好叫醒老爷。」
罗张维见李静芷这幺点小事情也要和自己商量,知道她已渐渐习惯了听他的话,「好啊,那老爷可要睡了。」
「嗯。」李静芷应了声,起身下床摊开信纸,对看着她的罗张维笑了笑,开始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