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朋友找我来借种
朋友找我来借种

本帖最后由 sdlym1985 于 2012-3-30 13:24 编辑
朋友叫明,他老婆叫梅,他们是同学,年龄一样大,比我大三岁。梅在中学时,长得不算漂亮,沒多少男人关注她,因爲她比我大,我只是见过她,并不熟悉,但她家离我家不太远。明和我家有10里远,但我和他混的还行,他们毕业
后,我继续读书,后来上了大学,就和明失去联系了。一晃7年过去了,我也毕业了,正准备工作了。
花了很大精力在我们市里找到一份工作,当时家里的条件不太好,非常珍惜这份工作,起早贪黑的干着,那年炒股很牛,我单位许多同事都赚了。由于同事的鼓动,我就把3/ 4的积储拿来炒,同事们帮我分析,加上勤奋好学,沒多久就基本掌握了。估计那几年炒股的人基本都赚了吧,我也就成了其中一个。
有一次我请人吃饭,在一家酒店,吃饭席间去洗手间,碰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两人都知道似曾相识,都不好叫,好一会明说:「你是不是建」我也想起他就是明了。快八年不见了,我们寒述了一会,互相留了电话,就各自去了包厢了。沒想到晚上,他就打来电话叫我去吃夜宵。大家这麽长时间沒见,当然要述述旧了。一见面明要我猜猜他和谁结婚了这我哪知道啊,反正猜不到了,他说和梅结婚了。虽然我和梅家很近,但这麽多年沒见了,都快忘了,明一再提醒才想起的。真是有点吃惊,明长得挺帅的,怎麽和她结婚。他说经常经过我家,我不相信,最后他说是招亲的。原来如此啊,到梅家是得经过我家的。沒想到他现在是我们那的姑爷,也怪我很少回家,就沒碰过他们了。
我们说了一大堆话了,他现在是个小包头,做土建工程的,在市里买了房。最大的爱好就是打牌,基本上是天天打,打的还挺大的,分手时一再要我去他家玩,由于工作忙就忘了。大概过了半月,他打电话说要请我吃饭,当时我还是单身,有饭吃那还不快去。到那看到他和一个女人坐在一起,那女的还真性感,长长的头发,漂亮的脸蛋,穿着也很时髦,当时以爲他们这些小老板在外面有个情人的很正常,就过去打招唿。在介绍时,他说我认识她,想了好半天也沒想出来。她有点失望的说:她就是梅啊。啊!真是女大十八变啊,以前沒觉得她漂亮啊,怎麽现在这麽美,怪不得明愿倒上门了。要不是她结婚了,我肯定拼命的追她。明这个人豪爽,这是我和他成爲朋友最重要的一点。席间,先扯了一些家常话,顺便问他们有小孩了吗梅脸红了,沒说话,明居然也不说话了。「你们怎麽了,现在小夫妻不急着生小孩很正常吗」,明好像有话,但沒说出口。我操,明你一直是个豪爽的人啊,今天是怎麽了后来他才说,他们沒办法生育,我就奇了怪,现今的医学水平挺高啊,你们就沒看医生啊明说:「看了,是我沒精子」。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是明不能生育。其实现在不能生育的人很多,但治疗方法也多。当时就叫他们做人工受精或试管婴儿,明说去咨询过医生,本地医院做不了,要到大医院去,做这个还要女方的月经规律,一两次不一定行,而且时间可能很长,像我做工程也走不开,梅也不愿做。
       「实在不行就报养一个算了」
「我们不太愿意抱养」
「那有什麽办法」
明说:「我认识一位医生,他说我们市沒有精子库,只要我能搞到精子,他原给我们做人工受精,这个手术简单的多,只要算准了女方的排卵期,就行了,如果月经不规律,可经过检查知道排卵期的」。
「那在哪搞精子啊」
「其实我从上次见到你,就认爲你最合适了,回去和梅商量了,她也同意,就不知道你的意思了」
「我怎麽可能我们这麽熟悉,別胡扯了,像做这个一般都不认识才行的,不然以后有许多问题」。
「梅想找个长得不能丑,脑子要聪明才行,你的条件都符合,要是事成了,还要重谢」
「这真的不行,要是我不认识的还有考虑」
这时梅去卫生间,明直说,要是我都不帮他,他就沒指望了。我真想不通,现在方法这麽多爲什麽走这步,后来实在沒法就答应了。明叫我等他电话,等梅排卵期到了,就叫我过去,在这段时间別抽烟、喝酒,免得影响精子质量。沒办法,爲了下一代,受点委屈算什麽。
大概过了7天,晚上明打电话来说,今天是排卵期,那个医生值班,叫我马上去医院,他们在等。到医院时,他们在门口,就直接去生殖科。医生给我一个小瓶,叫我射到里面。我到厕所里,搞了半天就是沒射出来,医生和明催了好几次,越催就越沒射精的感觉了。妈的一点情调沒叫怎麽射还是明说,要不先回家,等有了再过来。这还差不多,我们就出去了。到门口不知道到哪去,明问我,我说:「沒女人我怎麽射啊,要不找个小姐吧」明到不答应了,说小姐万一有病或你的精子漏掉了不够怎麽办。
「说的也有道理,要不看黄带吧,对看黄带,我们现在就去租」
「不用租了,我家有」
我们上车就去他家,这几年他估计搞了不少钱,房子很大,装潢的也好,进屋后明和梅到房间去了。一会儿明拿着带子出来了,打开DVD屏幕上出现一对赤裸的西方男女在做前戏,一会我的小弟就硬了,但明在旁边我怎麽好手淫呢,就叫他进屋去陪梅。我一个人看就好办了,把声音调小了,拿出小弟就干,屏幕里的女人被男人用手搞的潮吹了。也不知道是怎麽了,平时手淫一会就可射的,不知道是不是在別人家,老是沒射的感觉。突然听到梅的叫声,就一声,再听又沒了。我想可能是他们在做那事,就轻轻地走到他们房间,还真是做那事,梅一直轻轻的叫,虽然沒看到他们做,但脑子里幻想着梅被插是什麽样,一下子就有了射精的感觉了。赶快把瓶子拿来射了一堆精子。射完后,坐在沙发上,等他们出来,脑子想着梅刚做完事会是什麽样的。过了一会,明出来了,看我坐在沙发上,就问射了吗我说:射了。他看了小瓶子里的精液,马上就去叫梅,梅出来时,脸还有点红,她进卫生间去,看得出她的下面好像有点不舒服。过了一会,梅出来准备去医院,我不打算再去医院了就和他们分手。
第二天,明就请我吃饭,说医生要梅平躺着,这样容易怀孕,梅在家躺着呢。这几天沒打牌手都痒了,准备去打牌。要是这次能怀上,一定要好好谢我。我心里不希望这麽快就怀上,不然就沒机会接触梅了,谁叫她吸引男人,哪个男人不想搞到別人的妻子。
事情还真随我愿,过了快20天,明打来电话说,梅的月经来了,沒怀上。我心里太高兴了,嘴上却说,怎麽会呢不是算的准吗
明说:「医生说算的再准也不一定能怀上,当时在做人工受精前,我们先做了一次,我的精液也混合在里面,可能影响了受精」
「你们先做了」我装着不知道。
「下次一定不做了,这样的几率大」
「还要啊我不行啊」
「那怎麽行,帮就帮到底」
「那好吧,等到了你再说」
从上次去他家后,我天天都想着和梅做,真想直接干,要什麽精子。
又过了10天左右,他打电话叫我去他家,我知道什麽事,就屁颠屁颠的去了。梅准备了许多好菜等着,坐下就狼吞虎咽,吃完后我们坐着说话,梅是过来人了,加上有上次,这次也沒什麽不好意思了,和我们一起说,先是天南地北的乱说,慢慢地就聊到了这事。我特意说,你们上次什麽时候做的啊是不是到医院前啊梅脸一下子红了,明倒是爽快,「就是你在看带子时,我进去就做了,男人看了肯定想要了。」这到是实话,「要不你们先进去做,我在外等」
「上次极有可能就是这个问题,这次还做」
我也说实话了,「其实上次你们做那事我知道,要不是听到你们做我还真射不出来,今天你们不做不知道能不能射」
「你小子原来知道」
「谁叫你们声音这麽大」
梅脸更红了,明问是不是真射不出,我说是啊。这到难到明了,要不找个小姐给你打飞机梅拿眼瞪了一下明,「什麽话都能说出口」
我马上就接过话题说:「有嫂子在还用什麽小姐,让嫂子给我打飞机,保准一下就能射」。他们沒想到我会这麽说,话说出了,就不好收回。明沈默了一下,说也好,反正你也是帮我们,就让你嫂子给你做。
「啊,我只是随便说的玩笑话,你还当真了」
梅好像也沒想到,就问明:「你真的要我给他……那个啊」
「是啊,他帮咱们忙,这样大家都好」
我操,酒多了吧,这麽爽快,那也看是什麽事吧。我心里倒是高兴死了。
「就这麽定了,等会到房间去,但说好了只准打飞机,不准干別的」。你真是我的好哥哥,哪还干別的啊,你叫干啥都行。
梅叫我去洗一下,她先到房间了,我赶快跑进卫生间,很认真的洗了几遍。准备进房间时,看明不在客厅,就敲门,明开的。梅正坐在床边,我倒有点尴尬了,不知道接下来干什麽。到是梅说:「明,你还不出去,我们怎麽开始」,明不舍的走出去,还记得把门关上了,临走还说,不要干別的。真是烦,我拿人格保证不会的。
现在就剩下我两了,我毕竟还是第一次这样接触女人,而且还是熟悉的女人,不知道说什麽和干什麽。梅毕竟是过来人了,说:「你脱裤子吗」
「啊,是全脱还是只托裤子」
「你不会沒找过小姐吧」
「沒啊」
「现在的男人哪个不乱搞你沒有」
「天地良心,我真沒有,我还是处男呢」
「鬼才信」
「你说怎麽才能证明我是处男」
「我哪知道」声音很小。
「你把我脱了吧」
她还真听话,我当时穿着牛仔,小弟已经挺的老高了,当她解我皮带时,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让她隔着裤子摸我的小弟。开始还有点反抗,一会就不了,反而用力的捏,隔着裤子不太舒服,她蹲下来快速的解掉皮带,裤子有点紧,裤链不太好解,搞了半天才解开。现在我们两都有点兴奋了,也沒了羞涩,她连我的内裤一起拿下,我的鸡巴被弄的向上一弹,她眼睛一刻也沒离开我的鸡巴,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说:「我现在相信你是处男了」
「我的第一次给你了,你赚大了」
「处男就是厉害,这麽硬」
「比明的怎样」
「比他的硬」
「那就好好伺候」
她用手用力的上下套弄着我的鸡巴,搞得她手都麻了,换了一只继续。我说:「这样太累了吧,要不用嘴吧」
「我从沒用过嘴做这样」
「那刚好试试」
由于她第一次,技术很差了,不是太轻握沒感觉,就是太用力了,把我弄疼了。搞了20分锺左右,明在外问好了沒,吓得我两一跳,异口同声的说:「沒有,还早呢」明在外站了一会就走开了。
我说这样不是办法,这麽搞不知道什麽时候才射,要不到床上去
梅:「明不是说不能干別的吗」
「那你都用嘴干了,你不是连他也沒这样过吗就算我们现在出去,明肯定也怀疑我们干了什麽见不得人的事了」
「……」
我也不管了,把她推倒在床,就扒她的衣服,当脱她内裤时,她可能是装着阻挡吧,我管不了,一下就拉下了。她的毛不是很多,也很短不知道是不是剃过。这是我的第一次,本来想学色情片上,搞一会前戏,但我等不急了,用手摸了一下她的下面,估计她也兴奋的不得了,水很多。不管许多直接就插进去了,由于她还沒生个孩子,阴道有点紧,鸡巴被她紧紧的夹着真舒服,插了十几下,她不敢叫,只是轻轻地哏着,看得出她正在享受抽插给她带来的快感,但我不争气,一不留神就要射精了。想起还要留着精液到瓶里,就拔出来,还是爲时已晚,射了她一肚子。她也吓了一跳,可能沒想到我射得这麽快吧,又怕等会怎麽交差。就把小瓶拿来,一点点的往进刮,刮得差不多了,说:「怎麽这麽快就射了」
「我的第一次吗,太兴奋了就沒忍住,不好意思,沒能满足你」
「沒事,快点穿衣服,等会还要去医院」
「真是麻烦,我说下次就別去了,就让我直接射进去,那样的几率更大,而且还省钱,还不用来回跑」
「那样明会答应吗」
「你做做他的工作,我又不是天天来,一个月不就那几天,只要你怀上了,我就不来了」
梅沈默了,估计有点动心。
打开房门,明站在门边,我吓了一跳,以爲他听到了。他只说:「怎麽这麽长时间」
「沒办法,嫂子用手搞一下子就酸了,来回的换,本来要射了,她一换手,我就又沒射的感觉了。」
「沒事我先回了」
「好,要是这次还沒怀上,下次你还来啊」
「好的」
回家的路上,一直回想着刚和梅做爱的场面,想到沒一下就射了就生气,怎麽关键时刻这麽不争气,下次一定要好好发挥,这个月梅千万不要怀上。
20多天过去了,明一直沒打电话来,还以爲梅真的怀上了,我实在想知道到底有沒有怀,就打电话给明。明沒说,只是要我出去喝茶。当我坐下喝了一杯茶了,明一句话也沒说,我感觉有点什麽事了。就问出了什麽事明说:「咳,还是沒怀,她不愿再做了,你说就这样放弃吗」
「那哪能啊爲什麽啊」
「她说每个月都这样来回跑医院太累了,女人在排卵期是最想的时候,却不能好好的享受性爱,她不想做了」
「这倒也是,要不还是抱养一个」
「那哪行,我一定要想办法,只要她怀孕,我什麽都愿」
「那她沒说有沒有別的办法」
「我想来想去,办法到有一个,不知道你干不」
「什麽办法我能做到的一定做」
「好,等她排卵期时,我把门开着,你到我家躲着,我和她做时把灯关了,中途换你去,你看行不行」
「这样要是让嫂子知道怎麽办」
「知道了生米煮成熟饭,还能怎麽着」
「我倒沒什麽,你都愿意,我还能不愿意要是你不怕的话,到不如直接和嫂子说,说不定她也同意,那样不更好吗」
「这个……」
「其实女人更想要孩子的,你是她老公都同意,她应该不会反对,等她答应了,再通知我,我先走了」
妈的,不知道梅是怎麽想的,是不是觉得我上次表现太差,不愿和我再发生关系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在焦急的等待中,忠于等到明的电话,说答应了。我操,急死我了。现在就等排卵期了,这几天好好养神、储精。几天后,一个电话我就急急忙忙的去她家了。还是一样,好菜伺候着,吃完后聊天。这次就直接聊到将要发生的事了,明说他们先做,做完了我再和她做,梅说:「和你先做,又影响受孕」
明:「我带套不就行了」
这麽一说梅就沒什麽说的了,其实我最想三个一起来。
「谁先来都沒什麽,我听说女人在高潮时最容易受精,要不我们三一起干,这样刺激,嫂子也容易高潮,你们说呢」
明很刚催的答应了,梅也沒说什麽,就算答应了。
梅先去洗了,我问明怎麽做通她的工作的,明说:沒什麽啊,和她一说,她沒之声,我就当她答应了,然后当着她面给你打电话了。
我想她早就这麽想了吧,今天一定要好好表现一下。
梅洗完了进了房间,明叫我去洗,我胡乱的洗了一下九就出来了,接着明洗,我不好到房间,就在客厅看电视。明洗的速度不亚于我,叫我一起进去。
进房间后看梅躺在被窝的中间,好像故意给我两留着位置。明上床躺在梅的右边,我还有点不好意思,站着沒动。「上来啊」明说:就在左边吧。当时提出三人一起,那是看黄色网站上说的什麽3P,真成了,我倒有点发憷。不过一会儿我就适应了,上床就把手往梅身上探,我和明都只穿了内裤,她还穿着睡衣。
「你怎麽还穿这个,快脱了吧」明跟着说是啊,脱了才公平吗,就去脱。我说大家把衣服脱了,也不要什麽被子了,就把被子仍到地上。我先脱光了,接着明也脱了,梅还剩下胸罩和内裤,妈的,她穿的是情趣内衣,非常小还透明的,毛都看的清楚,看样子是经过准备的。我们三都是第一次玩3P,都兴奋,明和我的鸡巴都竖起来了,梅眯着眼一会看他老公的鸡,一会又看我的,这时明和她亲嘴,手也到了她的胸部,胸罩也掉了,两个奶子不太大,但挺,一下子乳头就挺起来了。我也受不了了,就跑去她下边,手嘴并用从脚丫开始向上进攻,当我的手在她大腿根出来回抚摸时,能感觉到她腿在发抖。偶尔用手在她阴部摸一下,她「哦」一声,全身一震,要不是明在旁边我早忍不住上了。明现在正在吸允着乳头,两手在揉捏着乳房,梅的一只手也跑到明的鸡巴上了,我把她的双腿打的很开,用嘴直接隔着内衣亲吻着她的阴蒂,她开始「哼哼哈哈的叫了,一会儿,小内衣就湿了,勐得将内衣脱下,毛被她的水和我的口水弄的湿湿的,小阴唇被拉开了,阴道口红红的,阴蒂也突出来了,我的鸡巴在滴着液体,真想现在就干。明这家伙还不干,等到什麽时候,沒办法就用手吧,先是一个手指,湿润了一下放进三个手指,也不知道什麽G点在哪,反正就是揉、抽插,搞了几十下,她反应就强烈了,臀部激烈的向上挺着,叫声越来越大。我示意明快点干吧,他居然真的带套,这家伙的鸡巴真不小,也非常的硬,妈的,不是说他的不太硬吗等明带好了,我就让位,只听」吱「一声就全进去了,接着就是抽插的」吱吱「声和激烈的」啪、啪「声了,明真的很勐,搞的梅两个乳房前后摆动着,梅了两只手用力的抓着被单,嘴里发着」啊,老公,好厉害的「我赶忙把鸡巴送到她嘴了,说真的她口交还是不行,沒一会就不让她口交了。把她的手放到我鸡巴上,由于她太兴奋了,我哪是享受啊,她只知道用力的捏着,捏的我即胀有痛。突然大叫一声,捏我鸡巴的手又加力了,过一会又是这样,我一看,原来明用传说中的九浅一深的动作,怪不得。搞了20多分锺后,明终于射精了。等他一出来,我急忙就插进去了,我的天这里太湿了吧,沒插一会我的鸡巴全是白色的不知道什麽东西。他来九千一深,那我就来三浅二深,你还別说,这个动作还真有效,沒多久梅就大声的喘息着,头乱摇着,手都把我的皮给掐破了,臀部不停挺着,突然向上一挺就不动了,我沒什麽性经验被她这样一搞就射了。我能感觉到她的阴道一阵阵的收缩着,我想这可能就是她的高潮表现吧。等我抽出来后,明赶紧拿一枕头放在梅屁股下,说这样更容易受孕。这时的梅一动不动的躺着,两腿还叉开着,阴道口有一点精液流出,明赶紧用手堵住,并把她臀擡高。明真的是想要个孩子,看到他这样,我想以后我也得珍惜自己的精液了,万一我哪天也不能生育,我会像他一样吗
本来还想着,下个月再去他家呢,沒想到,20天后他打电话说,梅怀孕了。我操,沒机会了。怎麽就一次就能怀上呢从那以后,我就沒去过她家了,虽然经常和明联系,但从不说梅,也不说孩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