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女秘书喜欢集体打野战
女秘书喜欢集体打野战

这是因为她爱运动,起初是游水,近日,就是玩打野战!
每个週末,她都和同事换上军服,戴上头盔,佩上气枪,在山野玩「攻防战」!
玩打野战是近日流行,因为军训可以令人更有团队精神。
这种用气枪互射的游戏,多数在新界西北的山野中玩,好像这天,美芳就和八、九个同事来到八仙岭附近,准备开火!
他们分两组,红军和蓝军,争夺山头,一边五个人,限三个小时!两军人马分別各据一方。
美芳玩这些游戏很投入,她以为自己是女「蓝波」!
每次打野战,美芳都不会戴乳罩,因为束住两个大奶房太辛苦了,她学足军人,里面只穿一件军队用的绿背心,外面是迷彩军服。
「要赢,一定要出奇制胜,美芳同阿超,两个人迂徊上山,我们牵制敌人!」队长讲出战术。
「好!」美芳和男同事阿超,就提着AK-47气枪,摸上山顶!
气枪的胶弹,是可以打盲眼珠的,所以两人都戴上面罩。
「上!」美芳首先抢前:「我们必胜!」
阿超在她身后,蛇行上山。
半小时后,美芳和阿超已在山腰了,她们身后,隐约有射气枪的「卜、卜」声。
「我们快成功了!」美芳提着枪,,「敌人还沒发现我们!」
阿超坐了下来:「我就预感到附近有人,要小心!」
「好,我先上!」美芳半跑带跳的,阿超就在她身后三、四米处前进……
草丛内,果然有对眼楮磴着她们二人,阿超的感觉是对的!
美芳又走了五分钟的路:「阿超!」
她回过头来,阿超不见了!
「阿超!」美芳有点惶恐。
她不敢再前进,回头沿路往下找:「你有沒有出事呀?」
阿超失踪时是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沒有。
「阿超!」美芳走了几步,突然草丛扑出一个人,他亦是穿着迷彩军服!
「喔!」他身手好快,手臂一挥就箍着美芳。
「你!」美芳只觉对力的手,恰好抓着她一只乳房。她因为沒有戴乳罩,所以他的手可以紧握着那团肉脂。
「你做甚么?」美芳挣扎,她想用力打他,但他用腿一夹,两个人就往草丛磙下。
「噢……你……」美芳磙了百多码,已经头晕不支,她的头盔脱落,面罩也甩脱。
她露出俏丽的面容。
「不要!」美芳想大叫「救命」时,他突然用手打她耳骨下的地方。
「噢……」这是正宗的军事搏击手法,可将对方打晕的!
美芳晕了!
他抱起美芳将她背在肩膊上,走上山腰。
美芳被背进一个山洞似的地方,里面有洋烛,地面上铺着胶布,看来是他所住的居所。
「好漂亮!我喜欢」他手颤颤的解开她的衣钮,他三十多岁,嘴上满是剃不干净鬍鬚,身体很结实!
美芳身上千多元一套的迷彩军衣,给扔到一边。
她两只大奶,左右的垂了下来。
美芳的乳晕很大片,奶头则是红葡萄似的大粒,她的小腹平坦,贲起的阴户,上面的阴毛给她修剪得成长条形。
美芳因为常游水,穿起高叉泳衣时,如果露出阴毛是相当不雅的,所以她有剃毛。
「妈的腋窝也剃光了毛!」大汉喃喃自语。
「腋下无毛,就不性感啦!他拿起一条绳,将她的手举高及脚后屈反绑住。
「救命!」美芳醒转了,她第一声就大喊!
「哈……哈……」大汉反应很快,他将她那条CK牌三角裤搓成一团,塞入她小嘴内!
「呜……」美芳叫不出声了,她满脸惶恐,因为这个大汉不是她们玩野战的同事。
「我很久沒有女人了,你要给我!」他的手一握,就握着她两只大奶!
「不……」美芳拼命想讲话:「放过我……我给钱让你玩妓女,我军服内有一千多元,全都给你……」
但因为嘴被塞着,她的发音变成了「呜、呜」声。
「啊……」她只感到,他两掌似「沙纸」一般,但掌心揩在她幼嫩的乳晕上时,令到她两粒小乳头微微凸起。
「腋窝无毛,但有香水……」大汉将头俯到她腋下,用鼻去闻。
美芳的腋窝是喷上止汗香水的!
大汉鼻孔喷出来的气息,烫在她的腋窝上,她觉得麻麻痒痒的。
「哎……啊……」美芳再一次呻吟,因为,他突然伸长舌头去舐她的腋窝。
她从来沒有这么刺激。
「咸咸的……」大汉似乎很欣赏那种味道,他的舌头舐完又舐!
「啊……」她两眼翻白,不断喘气。
他抓着她两只乳房的手,用的力越来越大!
美芳觉得两乳被他搓得很痛,但,他粗糙的手板,又给她带来异样的感觉!
她的腋窝被他舔得痕痕的,但两只奶子,就给他搓得又红又疼。
「让我看看下面……」大汉双手突然按在她的阴户上!美芳打了个冷颤。
因为粗粗的手,摸在她两扇阴唇上时,刺激着她的每一条神经。
美芳两腿是屈曲张开的,大汉十指分开,左右的扒开她两扇阴唇!
「呀……呀双」美芳差一点昏迷了,她两扇阴唇被扒开后,露出鲜血的肉缝来!
肉缝是有一点湿的,中间哪个小洞,似乎有水分泌出来似的!
他的眼凑到她的阴道前,口鼻发出来的气息,直接喷在这条肉缝上……
「这里沒有喷香水!」他喃喃的说,鼻尖几乎踫到她的阴唇,他深深的吸了几下,美芳大腿肉缝,是有汗渍的,汗渍混合阴道分泌出来的水,发出似腥非腥的气味。
女人这里不算太臭…不应该叫臭娘们……大汉的手指按在她的阴道上!
「你……你……」美芳勐摇头:「不要……不要……」
但他髒髒的手指,就已经塞人她的阴道内撩了几撩!
「啊……」美芳淌出泪来,她伤心被髒男人挖她的下体!
他的手指撩了一些透明,滑潺潺的黏液出来,这是女人的分泌。
他将沾有阴水的手指,放到鼻端前再闻了闻女人下边,他将手指放在她的阴毛上揩了揩,将那些黏黏液体揩在她的毛毛上!
「我已经硬啦!」他一边说一边除下裤子,这条迷彩军裤似乎不适合他的身材,它们小了一个码以上。
「啊!」美芳认得了,那是阿超的军服。
她打了个冷颤:「阿超……阿超给你杀了?」
但,她跟着又吓了一惊,因为他已经亮出那根肉棍!紫红色的阳具。
他的阳具很长,几乎有六寸长,龟头很大,但阴睫则不算很粗。
他的龟头有些白白的涎沫,看勃起的状态,可知道他已经十分兴奋。
美芳拼命摇头,她眼神露出求铙的神色,她喉咙发出:「不要强姦我……我给你钱……不要……」
但大汉已经坐下来,她两腿被绑又张开,只能接棍。
「呀……呀……」她惨叫起来。
他火辣辣的阳具,全部插了进去,将她贲起的阴阜弄得红红的!
「我这傢伙不差吧!」大汉气喘喘的,他兜着她的腰,飞快的抽插了十多下。
「哎……哎……呀……呀……」美芳只能两眼翻白,不断呻吟。
他的阳具直插到她子宫头前,他抽送得快而急,她的阴户被他插得很痛。
「哎……鸣呜……哎唷……」美芳不断痛叫流泪。
大汉毫不怜香:「好滑……你哭了,想求铙?妈的,老子就是要弄……啊……啊……」
他再插了一、二十下,已经是强弩之末,他勐地拔出阳具,一道白浆就喷出,溅落在美芳的脸上。
另一方面,野战团的成员在山腰发现阿超,他的军服已给人剥个清光、只馀下一条内裤,他的嘴巳遭自己的臭袜塞着,光着脚板!
「怎么回事!」领队马上停止游戏:「通知那边,出事了!」
阿超被人用绳绑在树幹上,他获救后:「有个好似大陆人,懂得军队搏击,在背后袭击我,我打不过他,前边美芳可能出事!」
那些队负收到讯息亦吓了一跳:「不要分散,大家一齐找美芳!」
近十人在山腰往上找,沿途大叫:「美芳!」
在山洞内的人汉隐约听到叫喊声了,他面色一变:「妈的,香港女人玩完了,老子看你们找到我不!」
他在一角拿起一个红白蓝胶袋,将洞内财产,包括阿超的鞋、气枪,头盔等塞了进去:「你们这些皮毛的功夫就去打仗?想当年老子入越南打卫国战争,单兵深入敌后七昼夜,那才叫打仗,哈!对不起!」
他拿着胶袋,窜出了山洞。
差不多天黑了,队员报了警,终于,在洞内找到花容失色的美芳!
「呜……那个坏人强姦我!」美芳大哭:「他……他朝北走了!」
警方的穿山甲部队,派出直升机搜索。
「那个人可能是偷渡客,准备来港做案,刚好见到你这漂亮女孩子,又遇上他性饥渴,所以……」探员初步判断案情。
美芳就哭得死去活来,她被松绑后,用毛毯裹着裸体:「我下边好痛……死喇……他干不干净……我不想有病……呜……」
美芳虽然被奸、但幸好沒有生「花柳」,不过,她对打野战已有戒心,准备日后只是玩游水。
打野战遇到山贼,小心被人插到有气沒得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