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邻居家的阿姨
邻居家的阿姨

晚上,上了一会网看看时间都一点多了,躺下刚要进入梦乡,忽然,一阵鬼
哭狼嚎把我吵醒了。

声音从隔壁传来,不用说又是旁边老冯打老婆了,这个王八蛋三天两头把家
里弄的人哭鬼嚎的,那么漂亮的媳妇他怎么下得去手

说起邻家阿姨,虽说四十多岁了,可是一点也看不出来,浑身散发着一股成
熟女人的诱人美丽,每一次看到她傲然挺立的双峰在上楼梯是上下跳跃,圆圆的
两个屁股蛋子左右摇摆,我就不由自主的联想和她在床上的情景。可是,那个姓
冯的家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要是换了我,还不得天天把她「爱」死,怎么会舍
得打。人的想法真是沒法理解。

早上,我穿好衣服准备出去为生存奋斗,忽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竟然是
邻居家的美丽阿姨,她找我干什么「小张,你家有沒有斧子」「你要斧子干
吗」我的声音里充满了疑惑。难道她不堪忍受丈夫的虐待,要报復,找我借个
一击致命的武器

「我家的阳台积了很厚的冰,我想刨一下。」

「有,阿姨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

我一面往阳台走,一面想,借斧子刨冰事属平常,可是要是她刨的不是冰,
而是她老公的脑袋,那我不成了从犯斧子可以给她,但我要跟着去,要真是刨
冰,我就给她刨了,能为她做点事,我心里很满足。

「阿姨,我去帮你刨吧」

「那怎么好意思。」

「您就別客气了,再说我家的斧子只有我使的顺手,別人使它认生。」

她略显憔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那就麻烦你了,不会耽误你上班吧」

「沒关系,今天我休息。」我撒了个谎,能为自己心爱的女人服务,少上一
天班算什么。

生活在北方下层社会的朋友可能有体会,刨冰可是个体力活。而且,他们家
的阳台好象一冬天都沒刨过,冰足足有三寸厚。老冯这个懒鬼,除了喝酒、打老
婆,什么都不会。害的我足足刨了两、三个小时,累的一身大汗。我把刨下来的
冰块装进塑料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

「总算是完工了,阿姨,冰块放在那里」

「放在卫生间里就行了,你快过来歇一歇,看把你累的,真是不好意思。」

「沒关系,邻里邻居的,一点小事,你別客气。我走了。」

「不行,绝对不能让你走,今天在我这里吃饭,阿姨要好好谢谢你。」

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多相处一会儿,我求之不得,假意推辞了一会,我就坐下
了。

「你先坐一会,我下楼一趟。」看着她拿口袋装空啤酒瓶子,我就知道她干
什么去了。坐了一会儿,想小便,走进卫生间,撒完尿,我突然发现,洗衣筐里
有一件淡粉色的胸罩,拿起来闻了闻,好香的女人味!下面还有一件薄薄的内裤。

阿姨的女儿在外地读书,她家在沒有別的女人,一定是阿姨的。我拎起来仔
细看了看,裆部还有一块湿湿的痕迹,是她的分泌物。一定是她早上刚换下来的。

凑到鼻子前闻一闻,一股淡淡的腥味。让人陶醉的味道刺激着我的大脑,我
的小弟弟已经在裤子里唿之欲出了。我贪婪的舔着,闻着,一时忘记了自己身在
何地,完全陶醉在自己心爱的女人的味道里。这时,开门声把我从幻想中拉了回
来,我强行压下了欲火,脸上一阵阵发烧的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小亮,你怎么了,脸怎么红。」

「我……大概是刚才」干「的太勐了吧。」她往卫生间里看了一眼,脸微微
一红,沒说什么。我的脸更红了,生怕被她发现我刚才干了什么。其实她的眼睛
未必有那么好使。我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贼心虚。

她把买的东西一样样的拿出来,竟然都是我喜欢吃的,还有八瓶啤酒。嘿,
她怎么这么了解我,连我的平均酒量都知道

「快过来,阿姨陪你喝两杯,好好谢谢你。」我到真想她好好谢谢我,但不
是这种谢法。

「是不是等叔回来再吃」

「不用等他,他被那帮狐朋狗友叫走了,不到晚上喝的五迷三道的是不会回
来的,你就放心吧。」什么叫『我就放心吧』什么意思

对了,我想起来了,从我进他们家的时候,她的眼神就有点不对劲,虽然沒
有盯着我看,但是眼睛里有一种东西。一种说不出来的东西,我以前从来沒有看
到过。而且,她的眼睛好象灌了眼药水似的,快滴下来了。难道不会吧我要
实现梦想了吗我决定先灌她几杯酒,听听她的心里话再做下一步。

我可是酒坛老将了,虽然我不爱劝人喝酒,但是今天……嘿嘿嘿

谁知道我根本沒费多大劲,她就两瓶啤酒下肚了,看样子她是成心想把自己
喝高。

「小亮,今天辛苦你了,来,阿姨敬你一杯。」

「別客气,阿姨,能为你效力,我很高兴。」

「真的吗,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当然是了,你看我象说假话吗」在酒精的作用下,她粉嫩白皙沒有一丝
皱纹的脸蛋微微泛红,话也渐渐多起来了。通过她的诉说我才知道了他们家的情
况。最让我惊讶的是他的老公总是打她不是因为家庭纠纷而是他根本就不是一个
正常的男人,他一次次的把老婆脱光,看着床上美丽动人的肉体,可是他的那个
家伙好象不敢见人似的,总是低着头,这就叫『和尚挨批斗』打一生理现象,
『阳痿』。那个王八蛋每一次只是砌牌、摸牌就是不能胡牌。难怪给他憋的那么
厉害,象电视剧《大宅门》里的那个丑八怪金二似的,天天打老婆。幸亏老冯长
的不象那个金二,要不然王姨的命也太苦了

「你沒让我叔去医生那里看看去吗」

「看过了,因为是外伤,医生都说沒救了。」老冯以前在工作时出了一次事
故。从高处掉到了一个废钢筋堆里,钢筋把他的下身扎了个稀烂,尾椎还断了。

伤好以后,尾椎沒出大问题,「子孙出境通道」和「子孙储备仓库」也沒遭
到破坏,別人还羡慕他命大。大家沒想到的是,设备完好无损,可是永远失去了
动力,成了摆设。

「阿姨呀,你的命太苦了!」不知道是我的话打动了她还是酒精的作用。她
一头扑到我的怀里,痛哭起来,我一面慢慢的安慰着她,一面享受着少妇柔软的
身体和女人特有的幽香。等她哭了一会儿,擡起他的脸,为她擦干眼泪,不过不
是用手,而是用嘴。开始的时候她嘴里还说着「不要,不要这样,小亮」可是,
积压多年的春情的爆发,让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战栗起来。当我吻上她的嘴的时
候,她的最后防缐崩溃了,反映之强烈让我都有点意外。我也吻过不少女人,但
都是小女生,春情勃发的少妇还沒试过。我一面吻着她,一面把手滑进了她的绒
衣里,隔着胸罩揉捏她那对硕大坚挺的乳房,她大概嫌隔着衣服不过瘾,自己动
手脱去了外衣,又摘掉了乳罩。最少36D的一对宝贝呈现在我眼前,和一般少
女的比有一点下垂,但是富有弹性,肤色如玉,因为有过孩子,所以乳晕是褐色
的。乳头也比一般女孩子的大很多,而且已经硬梆梆的了。

我低下头,用舌尖和牙齿轻轻刺激她的乳头,每几下她就受不了了,「不要,
好痒啊……受不了……不要」我又用想嘴把整个乳房含进去,但那是不可能的,
我张大了嘴,也不过含进三分之一左右。我用力的吮吸着,而两只手也沒閑着,
左手揉搓她另一只乳房,右手解开了她的腰带。她穿着一条牛仔裤,裤子紧紧包
裹着浑圆饱满的大屁股,要不是她自己动手,我一只手想把裤子拽下来,恐怕要
费很大劲。

北方人过冻很麻烦,里面还有绒裤、保暖内衣、然后才是内裤,我一面欣赏
着王姨一双美腿,肌肉一点沒有松弛,修长笔直,保养的真不错。一面用手隔着
薄薄的淡紫色蕾丝半透明的内裤刺激她的下体。揉、按、搓、抠她受不了了,裆
部已经湿透了。嘴里不停的叫着「不要,好痒……受不了了……干我……我的小
屄好痒。」

「不要着急吗,好戏才刚刚开始,今天我让你爽个够!」

我拉下已经湿淋淋的内裤,王姨的下体完全的暴露在我的视缐之下。浓密黝
黑的阴毛下,是一条已经敞开的峡谷,洞口已经敞开,还在淌着淫水,整个一个
『水帘洞』。看我美猴王怎么占领它。

我弯下腰,把头埋进王姨的两腿之间,对她那个寂寞已久的桃源洞口开始下
工夫。舌舔牙咬、唇吸指探。她的大阴唇很厚上面有很多毛,小阴唇探出很多,
颜色很淡。淫水越流越多,晶莹透明。阴部上方的小豆子探出头来,我用舌头轻
轻的舔她的阴蒂,还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她全身都在
颤抖,屁股不停的扭来扭去,呻吟声也变成了喊叫「不行了……好痒………哦不
行了……要出来了……嗷,要出来了……」随着她淫荡的叫声,全身勐然收缩,
一股热乎乎的东西喷到了我的脸上。我知道她,达到了高潮。她好象松了一口气,
对我充满感激的说「小亮,你真好,搞的我好舒服,我已经好几年沒有过这种感
觉了」

「那你平时想的时候,怎么办」

「用手和器具呗,可是沒有这种感觉。」

这到是,要知道,女人的性满足要比男人费劲的多,环境、技巧、时间、语
言都对女人达到性高潮起很大的作用。电影、图片里那些超大号的毕竟是少数。

再说,光家伙事儿大不一定就能让女人满意,要是光大就行,那每一个女人
买个塑胶棒就行了,世界上就不需要男人了。

「阿姨,你爽透了,我可是憋坏了。」

「放心,一会儿我也会让你好好过过瘾的,跟我来。」

她站起身,把我领进卧室,我回头看了一眼,椅子上面已经湿了一大片。

进了卧室,她跪了下来,解开我的腰带,把裤子一下全拉下来。我的小宝贝
已经傲然挺立了很久了,她低下头,把我的小宝贝含进嘴里,一下一下的抽送起
来,哇,好温暖、好柔软!我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她倒骑在我身上,玩起了
69式。我舔着她的小阴唇,到会阴,再到肛门。她的肛门也那么漂亮,就是书
上常说的「菊花洞」颜色很淡,边缘有一些细细的绒毛。我突然有了个不错的想
法。